对越反击战 虎将廖锡龙

  1984年感动中国的人物,当年老山前线的虎将,如今的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鹰派少壮将领,廖锡龙上将。敝人佩服之,故列为群英传之首,如有出入,还望各位读者大大海涵!!

  廖锡龙当兵所在的步兵第九十一团(1969年11月25日由原17军49师149团改编)是一个富有光荣历史的团队,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团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代表性的团队,是一支战无不胜的团队。几十年来,在这个团队里,锻炼起来的任职师以上的干部数以百计,被誉为“将军的摇篮”。第一任团长汪家道,和第十三任团长廖锡龙是他们当中的杰出代表。

  笔者有幸在1977年参军来到这个英雄的团队,并被幸运地分到了廖锡龙当兵时所在的连队——91团2营4连。由于廖锡龙在该连当兵时就很出色,干部和老兵们常常提到他来鞭策新兵们苦练军事技术。

  1979年中越战争后,廖锡龙在该团任团长时,我在司令部作训股任参谋,又亲自目睹了廖锡龙的指挥才能。1981年至1982年,我到南京政治学院读书,回到91团后任3机枪连和步兵第二连指导员,廖锡龙已从解放军军事学院毕业回部队任31师副师长,在一次由他指挥的演习中,我又经受了他从严治军给我们带来的“巴顿式”的严厉。

  1984年,攻打者阴山后,我团又奉命老山作战,当时廖锡龙已是第11军的军长了,而我在步兵第二连任指导员。我团在他的指挥下攻打越军观察所,袭击越军A1据点。

  前几天在旧书摊上买了一本《中国九次大发兵》,内有一篇文章《两山大血战——一个从者阴山战斗中走出来的中国新一代将军》的文章写到廖锡龙从小就练得一手打猎的好本事,少年时他在山上追野兔,丢掉了一根手指头。回家后翻开步兵第145团4连连史,发现连史记载的情况是,该连队施工时,廖锡龙因销毁雷管而负伤,便写了《廖锡龙将军手指是怎样致残的》在网上发表。这几天细看连史和91团团史,发现廖锡龙将军的事迹在连史和团史上出现多次,联想到在部队时所知道的廖锡龙的情况,觉得廖锡龙确实有传奇色彩:如打死野猪、“刺杀标兵”、班盆河捕俘袭击作战等,笔者认为应该把这些发生在廖锡龙身上的故事写出来,否则这些资料掌握在手中太可惜。

  现将《廖锡龙将军手指是怎样致残的》一文列为《传奇廖锡龙》之一,以后再陆续写一些我所知道的传奇廖锡龙的传奇故事,以飨读者。

  廖锡龙传奇之一 廖锡龙将军食指是怎样致残的?!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现任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右手食指断了一节,对此事有多种传说,并带有一层浓厚的传奇色彩。

  四川文艺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中国九次大发兵》(作者:沙力,闽力)一书中有一篇名为《两山大血战——一个从者阴山战斗中走出来的中国新一代将军》的文章写到:“廖锡龙从小就练得一手打猎的好本事,少年时他在山上追野兔,一天最多从山上打下十几只,为了追野兔,他还丢掉了一根手指头。”

  80年代末,一篇介绍军事学院在新的时期中如何把李良辉、廖锡龙这样的军队基层中走出的人才培养成了我军的高级将领的文章中,在介绍廖锡龙时,提到了他的食指致残是在当班长时,为执行销毁雷管的任务因救战友而造成的。

  笔者曾在廖锡龙当兵时所在连队(步兵第145团,1968年12月改编为91团)4连服役,现在手中还有一本1965年该连编写的《步兵第145团4连连史》,连史1964年篇中这样记载:“在整个施工中,我连基本上做到了安全作业,未出现人身事故,但也有血的教训,望从这一事故中汲取教训,切记!切记!——八班长廖锡龙同志,在9月3日给民工放炮时,剩下一只雷管,未经请示私自销毁,因导火索过短,未能及时抛出,在右手中爆炸,食指致残。”

  笔者认为,《两山大血战——一个从者阴山战斗中走出来的中国新一代将军》一文中,提到廖锡龙在当兵前打猎为追野兔,丢掉一根食指的说法显得荒唐。试想,右手断了一根食指(这可是扣动枪扳机的手指啊!)还能在58年参军,这对一个山区的农民孩子来讲,是不可能的。

  第二种说法还有一些依据,因为廖锡龙当时是班长,在该班单独执行任务时,班长把危险留给自己去销毁雷管是可能的。

  但笔者认为,连史中的记载才是真实可信的,因为写这本连史时是1965年,该事件过去不足一年。同时,连史中还记载了1961年至1963年廖锡龙都是“五好战士”,但64年的“五好战士”中却没有他,这或许正好与此事有关;在1963年“特等射手”和“投弹能手”中有廖锡龙,而在64年,该两项名单中没有廖锡龙,“优等射手”中却有他,这说明廖锡龙右手手指致残后影响了其军事技能的发挥。

  当然,在右手手指致残后,还能上连队“优等射手”的名单,可以想象廖锡龙将军的射击技术是很过硬的!后来,笔者在该团作训股当参谋时,时任团长廖锡龙和时任参谋长傅忠诚比赛手枪枪法,廖锡龙仍然打得很准,但他是用中指扣动的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