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摧不垮!

近日,我们惊异地看到报道,美国国防部发布的“中共军力评估”中透露,台湾当局为了“吓阻共军武力犯台”,正考虑攻击三峡大坝,并引用美国一专家的话说:这种“反制报复”,“绝对是个好主意”。还有评论讲到,攻击三峡大坝有三种方式:特工放置炸药、飞机投弹与飞弹攻击。前两者绝难实施和奏效,只有飞弹突袭可行。在电视上我看见,台湾一位议员质询所谓的国防部蔡姓副部长:我们有这种飞弹吗?该副部长竟颇为得意地笑而点头。议员追问:有还是没有?副部长笑得更加灿烂,挤出一个字:有!

我不知道海那边都是些什么样的“国防”官员和专家,但实在叹服某些人的无知!作为“专家”居然连起码的作战和工程常识都不具备。且不说台湾军队有无能够飞到三峡的飞机或导弹,更不说这些东西能否突破我军的防空火力网,就我所知,当今世界上,不论哪国,还没有一种装载常规弹头的导弹,能给三峡大坝造成巨大的灾难性破坏,更不要说是摧残了。我本人既非武器专家,又非工程专家,但我知道三峡工程是怎么建起来的。那位蔡姓副部长说“有”,不知是什么小玩意儿,估计即使十颗二十枚的并排凿在上亿吨的钢筋水泥坝上,也不过是蚍蜉撼树罢了。

我起码还确知一点:台湾没有核弹。在可预见的未来,国际社会也不会允许台湾有核攻击能力。那么,台军又怎么“炸毁”巨坝呢?纵使发挥其最大的想象力,梦幻有朝一日明里暗里窃得几件核武器,要想借此“吓阻”拥有全套核手段的,令任何人生畏的“核对手”,难道就不考虑遭到更剧烈的“反制报复”?说“绝对是个好主意”的美国专家,或许该稍稍联想一下,好像近日有人宣布过什么“先发制人”的战争逻辑吧?还实施过什么“斩首”行动、“定点清除”吧?你玩得,我就玩不得?如果把“反制”的目标换成美国,这样的“吓阻”还是个好主意吗?可想其人居心何在!

所谓“反制”,为了止战。止不了战,就背离了目的。如果肯定会招来铺天盖地的报复,任何正常人都绝对不会以自我毁灭的代价去搏取“反制”的小胜。有人说:占有越少,贪欲就越大;越是弱小,越图强大,越想大翻身,但想归想,目的和效果是第一位的。人家居心叵测,那位蔡姓副部长又得意什么呢?他那灿烂笑容所显出的,简直是十足的弱智。

好在紧接着台军某将领就坦率承认,台军无能力攻击三峡大坝。实话中有一句:这种吓阻“不符当前国际规范,也背离了两岸人口,国力差距极大的客观事实”。这话还像个真正的专家和军人讲的,能得到我作为同行的尊重。怎料没出一天,又传来五花八门的消息:先是行政院长强调,“即使台湾有能力,也不会攻击三峡大坝民生设施”;后是了解内情人士说,确有一二台军将领提出,“当中央逼得我狗急跳墙时”(原话),攻击三峡是必要的“非常因应手段”,并在内部讨论;接着,又有两位美国疾呼,攻击三峡大坝必会“招来杀身之祸”,将导致台湾“完全灭亡”!真是处非常时,做非常之想,遇非常事,有“非常因应”,一通快闪爆料,令人目不暇接,耳不胜听,肉酸捧腹,哭笑不得。

显然,海那边的某些人是想玩玩心理战、舆论战之类的小把戏,忽而有忽而无,或可隐,不可现,耍一通虚拟花活儿。这正符合了解放军刘亚洲将军评价台湾的一句话:“精神原子弹,手里捏半个露半个,就比一整个强。”这话似是褒奖,实为挖苦。在信息战和超限战理论的首创之国面前,他们也太显小儿科,太像小痞子了。身居乱世,思维活跃;人心愈乱,支招献策出点子的愈多。闯龙延,爬狗洞,每家自有门路,各有各的道行,无可厚非,更不能挑剔。但想法是人家出,主意得自己拿,逼急了狗急跳墙,认邪恶而得意,脸可要自己丢!

几天来,一系列报道已引起人们普遍的关注和强烈愤怒,表面看,这种讹诈伎俩已有成效。然而,想用捏着半个的精神原子弹来“吓阻”中国人民,效果恰恰适得其反。也正是希望平息民众的激愤,强调海峡两边都是炎黄子孙,警惕有人挑起手足相残,我才觉得有必要出来澄清一下。

主意不可行,道理却未必不深刻。往往,馊主意透出的背景,倒更耐人寻味。我总说:“你不独,我不打”;你总答:“你不打,我不独”。真如是,怎能打起?又何谈“反制”?悄悄地,你变了:“你不打,可以谈”。我只说:“你不独,可以谈”。我刚不提打,你可好,炒作起反制进攻了!真是野狗吠狮,你不独,谁逼你?“逼急了狗急跳墙”的背后,透出你又要变:“要反制,我要独”!甚至是“宁可打,也要独”!一副登鼻子上脸的无赖做派,昭然若揭!

所谓的“绝对是个好主意”,还让我们看到,海那边某些人正预谋大规模残害两岸平民百姓的歹毒用心,从而激发我们更认真地防范类似“台独恐怖主义”的威胁,常备人攻,才能避人攻、止人于不攻;所谓的“绝对是个好主意”更让我们看清,某些举着民主、人权大旗,喊着反恐的人,实际却是一群挑动对立,激化民意,不顾后果,故意招惹报复的无赖。明明当着婊子,竭力装作君子,比起本·拉登,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峡大坝摧不垮,毁不掉!中华民族胸中统一的大坝更摧不垮,毁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