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龙,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

电视连续剧《亮剑》播出之后,反响巨大,我听说此片创下两年来最高的收视率。作为本片的军事顾问,我深感欣慰。感谢剧组的全体主创人员及演员做出的艰苦努力,同时也非常感谢广电总局及央视各位领导的支持。

最近,我遇到一些老干部、老红军,谈起《亮剑》,眉飞色舞,都认为从主人公李云龙身上反映出我军老一代高级将领的气质。那是一种面对强敌,不计生死,敢于亮剑相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是战争年代我军克敌制胜、横扫千军的胆魄和气势。我想,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中,我们中华民族要崛起,极需要勇于争锋的胆魄,离不开敢于胜利的气势。这种“亮剑精神”,对于今天的国人尤为重要。

还有不少现任将领、高级学者、企业家、普通士兵和青年学生,当着我对李云龙这个鲜活的形象赞不绝口。与此同时,我也听到一些议论,有的同志认为,在李云龙身上有一种匪气,他满口粗话,不守纪律,有时甚至抗命……这个人物,严重歪曲了我军高级将领的形象。对此,我想谈一点粗浅的看法,做一些澄清。

即使不谙历史的人都知道,我们这支军队从创建之日起,就以农民出身的人为主要组成。自1927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举行过多次武装起义,如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百色起义、平江起义等等。其参加者绝大多数来自农村,构成中国工农红军的主体。他们出身贫苦,多为文盲,像李云龙一样,在长期的军旅生涯中逐渐学会识字,知晓些许革命道理。不可否认,在这些红军战士身上必然带有旧时代穷困落后的社会痕迹,说粗话、没规矩、常常违反纪律,不懂共产主义理想,这一点也不奇怪,更无可厚非。正因为如此,党才在军队中建立了政治委员制度,著名的“三湾改编”,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原则。后来,在军队中建立党的各级组织,班设党小组,支部建在连上,营团成立党委,连以上各级均设党代表,全军由毛泽东任书记的前委领导。军队内还确立了民主制度,建立士兵委员会,实行政治民主,经济公开,官兵平等,消除旧军队的雇主关系。这些从政治上、组织上确立了“党指挥枪”的原则,奠定了新型人民军队的基础。

小说影视中李云龙这个人物,是凝结了诸多老革命、老将军的崇高品质和言行为一身,他对党、对人民、对这支军队有着朴素的感情和无比的忠诚,英勇顽强,不畏艰险,战功赫赫。同时,这个人物又集中了他们那一代特有的、在许多人身上司空见惯的弱点和缺失,虽说并不完美,却更显可敬、可亲、可爱有意把他设计成“两头冒尖”、个性鲜明的样子,既符合人无完人的实际,也是艺术的需要:作为人物原形,他很真实;作为艺术形象,有很丰满。

我觉得,李云龙表现出的气质,不好说成匪气,而是特殊的志气、豪气。为了生存,为了保护群众,他英勇抗敌,“步行夺得胡马骑”,抢下鬼子汉奸的武器粮食,还给人民;他向“友军”、向兄弟部队要装备、借俘虏,“地崩山摧壮士死”,为的是豁出性命,消灭敌人;他面对敌手,剑锋所指、血溅七步,而枪口从不对着自己人,这种泾渭分明的爱与憎,动人心魄的深情与胆量,不是最可敬的吗?

对被贬为“痞子英雄”的“泥腿子革命”,是看作“糟得很”,还是“好得很”,曾被毛泽东视为划分敌友的界线。作品中的李云龙,是个不折不扣的“泥腿子”。他面对的,不是“痞子运动”里德中国土豪劣绅,而是凶残无比、杀人如麻、禽兽不如的日寇法西斯,是亡国灭种的大屠杀。不错!共产党和党的军队一出生就被敌人骂作“匪”,正是那时的劫富济贫,抗强扶弱,舍生忘死,无私奉献,令敌人切齿咒骂;也正是老一辈以血汗言行表明的爱恨情仇,磊落忠诚,使百姓视若亲人子弟,为我党我军赢得了广大人民的信任和支持。

当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被艺术浓缩的人物李云龙。他没有受过教育,只有来自山区农民的粗野和剽悍,他在性格中有一种不受约束,我行我素的特点,如果一直在农村,多半也是好勇斗狠之人。有意思的是,李云龙偏偏参加了红军。环境决定意识,革命战争造就了他。在他身上,即有被长期残酷的血与火打造出的暴烈性格,又保留过去习气的痕迹;他头脑中,即有被极端恶劣的环境磨练成德非常规思维,又混合着清水一样的朴实、憨厚和农民式的狡猾。也正是这些性格和思维的奇怪组合,使他总不按常规出牌,出奇制胜、攻其不备,又出乎意料、乱捅娄子。在一定程度上,李云龙是战争时期我军高中级指挥员中的一类典型。我见过的很多老红军、老将军身上都有李云龙的影子,即使建国之后已身居高位,甚至留洋深造已学富五车,却仍然保留着坦诚率真、质朴顽皮、粗言陋习和特异的行为方式,令人忍俊不禁,着实觉得更加可亲、可爱。我从未感到、更从未想到会有损他们高大的形象。

世间万物,均是相对的,自成辩证。正是因为“粗”,才需要学习;“蛮”,才需要修养;“野”,才束以严明纪律;“刚”才化于脉脉柔情。作品中的领导欣赏李云龙的骁勇善战,却并没有姑息他的错误。他每次违纪都受到上级的严厉批评和组织处分,职位几上几下,以至于这位红军团长到了抗战末期又再次降成营长。我们也看到,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李云龙就很少违规犯错,行为举止也已像个解放军师长了。许多作品反映的正是这一段历史,在共产党的正确教育和领导下,李云龙、姜大牙、石光荣他们得以成长,如鱼得水,屡建奇功,赢得战争,成为一代天骄!

前几天,刘伯承元帅陈赓大将的家人不约而同给我来电,都是看了《亮剑》大有感慨。他们对作品塑造的父辈形象很满意,问我为什么没署实名,并对李云龙的造型高度认同。就因为有李云龙,才得以让今天理解,为什么老将帅们有令人五体投地的崇高威望;正因为有老师长、老旅长的爱护备至和严厉管教,有赵刚、战友、秀芹、田雨的无私帮助和亲情教育,才活生生地显出我军的政治优势,并让今人看到,我军特有的思想政治工作有多么伟大。感同身受,毋庸置疑,这是真正的文明之师!

古今中外,凡能打硬仗的军队,几乎无一例外都有股绝不服输、敢于拼胜的劲头,说俗点就是一股“野”劲儿,有棱有角。军人、战士,是要打仗、搏杀、抢险的,随时准备献出自己的一切。说到今日,就算不能把兵练成“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似的、古来赞誉的虎、狼、鹰、狮,也不能仅仅是一群文质彬彬、只会请客吃饭做文章玩电脑的小白脸。军队首先是国家机器,军人首先是战士,他们能够慷慨赴险、生死相托的兵,必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血性,必有一剑敢当百万师的气魄。

不论昨天、今天或明天,一旦置身十倍百倍于我的敌人包围之中,面对惨无人道地绞杀欺凌、狂轰滥炸,我军不仅需要老旅长、师长、副总指挥那样的将帅,还要有李云龙、赵刚、丁伟、孔杰式的一线指挥员,更少不了像和尚、秀芹和骑兵连长一样的战士,不畏强敌,以命相搏、冲锋不止、死而永生!举世公认,毋庸置疑,这是真正的威武之师!

应当老老实实地承认,任何文艺作品总有缺憾,电视剧更难周全,所以被不少人称为遗憾的艺术。这部片子中粗糙、穿梆的地方随处可见,导演 军事历史偶有外行,演员的动作语气过与不及,在所难免,不足为奇。如何补救,只待日后了。凡事多应看主流,看看破纪录的收视率,听听如潮的好评,比比充斥银屏的某些俊男靓女、卿卿我我、莺歌燕舞、阴盛阳衰的军旅题材电视剧,我觉得,当今的中国,我们的军队,需要《亮剑》这样的“男人戏”。

最后,衷心希望喜欢这部戏的人们,别堵塞批评的言路;但愿反对这部作品的朋友,不剥夺别人欣赏的权利。大家见仁见智、百家争鸣,为的是共同创造和维护好百花齐放、和谐活泼的文化氛围和政治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