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甚于防川

刊载于2004年7月31日《中国青年报》“中国军人八一宣言”专栏,后被多家媒体转用。现已作为多所院校的国防教育读物。

为了纪念“八一”建军节,《中国青年报》的老朋友请我写篇短文,命题像个常识:“和平时期不打仗,为什么要养兵?”嘿!我竟一时语塞,无从作答。

确实愚钝,我从未自问过这个问题。没想过,腹中空空倒不丢人,惭愧的是人家一问,涌出的理由太多,却感无从说起。大凡作文者,最忌大题小做,而要说明一个自幼被视为天经地义的常识,就像讲清楚1加1为什么等于2、正常人为什么要吃饭?往往会难倒英雄汉。我远非什么英雄,试着以小论议大题,肯定挂一漏万,估摸着不是梦里打喷嚏——空对空,就算交卷了。

三生有幸,我在河南工作时,不知多少次看黄河。自有文字记载以来,黄河大的改道有九次,几乎年年决口,几年就有一次大泛滥。由此,造就出富庶丰饶的大平原,也养育了伟大的华夏民族。不少宗教都以婴儿的第一声啼哭,证明人生即是苦难。不管这个比喻对不对,黄河在造就大地时,的确是包含了巨大的灾难;养育儿女时,真正是施予过严厉教训。然而,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五十多年,黄河硬是没有一次决口泛滥,可真创出人定胜天的奇迹!

望着蜿蜒曲折、恢弘壮美的千里大堤,令人感慨万千!正是她们,托起了世界闻名的地上悬河,保住了人口稠密的万里家园。存在决定意识,正是民族的多灾多难和巨大的牺牲,才铸成了战天斗地、不屈不挠的中华文明。

回到母亲身边,总是让人浮想联翩,任不羁的思绪去漫游。说不上从什么时间,说不上是怎么回事,我脑子里突然就拐出个问题:为了不知何时才来的大汛洪峰,人们斥资出力,倾囊倾家,拼命加高筑堤;为了不知何处才遇的垮塌险情,人们年复一年,持之以恒,对每一寸堤防都不敢掉以轻心。为什么从来没人说是“劳民伤财”呢?

显然,母亲在造就时伴随的灾难,实在惨烈可怕;在养育中给予的教训,的确刻骨铭心。养之恩,师之海,可是绝不敢忘。

巧了,有两年我正好分管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的前期工作。那正是三峡工程争论频仍,上下未定之时,评审小浪底的立项和可行性研究报告,却显得异常顺利。原因固然很多,我想,至要的可能是:这座巨型蓄水设施建成后,将大大减少下游培堤的工作量;如果调度好水流,不仅可以制止悬河增高,还能加大排沙入海,多造土地;最诱人的,是能够确保洛阳以下百年无大灾!哇塞!一百年的安宁!不说别的益处,仅仅经济效益,就是工程造价的万千倍!

又巧了,正当施工队伍快要大举开进小浪底工地之时,我被调到部队,带领千军万马出入名山大川。这使我能够经常置身于天地的精气之中,感受中华民族的豪气。

每每沐风临水,立于川上,如斯逝去的历史,一幕幕浮泛而来。

在一个兵的脑子里,很容易出现的一句古训就是:备战甚于防川!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无防,哪来疆界?无疆,又何来国!如神州有数亿之家,无兵,何以保家?无家,哪来国家!如此看,军队是立国的前提,是人民得以生产生活,须臾不可离的必需。国防,当然就是全国全民的头等大事。

养兵即为战,古今中外,莫不一是。许多中国名言,简练朴素却不甚精确严谨。这句千古常训,在逻辑上也是不可逆、不闭合的。我们试着反向推导一下:不战就不养兵,对不对呢?好比修堤为防洪,不涝之时,是不是就不修堤了?事实上,堤固洪不泛,军强战不兴。兵越精,器越利,越能慑敌于不战,屈人之兵而非战,越可长久保住和平与安宁,维护民族的权益和尊严。

在科技大爆炸的今天,军事革命浪潮滚滚,军队保障国家安全的作用,不仅没有降低,反而进一步提升。遍观世界,几乎全部的共识都回归到我们的古训:备战甚于防川,止战高于胜战,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如此说来,“养兵即为战”,也可以不闭合地改为:养兵为止战,养兵为不战。

望着滔滔逝水,不禁使人回顾起:刚刚诞生的新中国,百废待兴,极端落后,是英勇的好儿女们付出巨大牺牲,御敌于国门之外,使家园免遭荼毒。没有那时的举国抵抗,能有这五十多年的本土安宁?

逝者如斯,曾几何时,在极端艰苦的岁月,全国人民勒紧裤带,从主席到稚童,忍饥受冻,靠英雄的科研人员和子弟兵,我们硬是以生命和汗水打造出两弹一星,另世人刮目相看,令全球华人华裔倍感自豪!没有那时的惊天一举,能有这五十多年的本土和平?

望着滔滔逝水,不禁又使人对比日常:我们斥巨资组建了众多运动队,其中绝大多数并未赢得多高的名次,可大家却依然始终不渝地迷恋,甚至为一场赛事而癫狂。这里,毫无贬损的意思。我本人少年时就是运动员,现在仍为一大球迷,有时整宿观战,乐此不疲;常为一分之差,抱憾多年!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为区区的娱乐或精神满足。而战争的较量,战场上的角逐,是世间任何竞争和竞技都无法比拟的,不仅在精神上,更直接给每家、每人带来切身之利和切肤之痛。

和竞技同样,战争永远不会同情、偏向弱者;与竞技不同,战争永远不给人后悔、不过和再来一次的机会。兵者,天下之大凶事也!绝不允许疏忽和失误,一念之差就是灾难,一计失算意味着灭亡,一败之果,百代屈辱、千古遗恨!

黄河之水天上来,看今朝,已是坝起堤固。富贵乡里,是不是有些人会忘记母亲的严厉教诲?仅一桩事实就够惊人的:我们一年在饭店餐厅、娱乐场所花消挥霍的金钱,足可建成几十个小浪底、几座大三峡,远远超过强军的费用!不是讲要禁绝吃喝玩乐,更不是指责餐饮娱乐的霓虹繁华,但却需要有个度。才刚跨入低水平的小康,我们铺张不得,浪费不起,况且国耻在前,并非久远。开民气之先者,不在布衣而在官,小打由之。不记亡国恨,岂能愿商女?显然,勤俭节约,艰苦奋斗,首先得从官做起,从严治官。五十多年的安宁与和平,来之不易。温柔梦中,我们切不可丢掉祖宗传下的美德!

孟子曰:“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当今,我理解这句话,绝不是要我们无端地找外患、滥树敌。我们鄙视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掠夺战争,也不必羡慕和效法今天有人发明的赚钱战争,愈富愈打,愈打愈发。牢记祖训,不忘敌国外患,是要我们永远保持防患意识,居安思危,自强不息。

思什么“危”?思弱国无外交,落后要挨打,弱则被人欺,无防会受辱。当着满世界的眼球,一颗打着滚飘过的土造子弹,就能让肥胖肚皮上的一道划痕,总统了2300万英雄的台湾人民!究其原因,不都归根到一个有超强国力,持超强军力的外国势力,明里暗里在作祟?还没被人欺?国人不屈耻?又怎能安居?

自“强”什么?强经济、强文化、强科技、强国防,也就是强国、强民、强军。神舟五号返回的当天,一位外国权威评论道:北京敢把一名解放军上校送上太空并准备收回,就意味着,中国能把任何东西,准确地送到地球上的任何地方!所有中国人都明白,被人格化地杨利伟这名军官身上的,是十多亿人民的巨大荣耀!

国家和人民,是一个整体的抽象概念,由人组成民,由家组成国。因此,国与民的荣和辱,总需个性化,由无数个体的人、具体的事来体现和象征。当我们想起,堪称世界之最的三峡工程中,子弟兵创出十多项世界纪录,看到楼群、森林的烈火中,兵哥哥舍生忘死的身影时;当我们想起,洪水急流中背母抱子的烈士和小汤山的白衣天使,看到往自己身上注射病毒抗体血清的老专家无怨无悔的眼神时,我们都会说,他们永远是中华文明中的一代天骄!

可见,不战时养兵,为战、为止战,为不再战;和平时强军,保家、卫国,维护和平。何况,我们的兵,不战时也在战,同样出生入死,救民于水火;我们的军,和平时亦在争,同样地创造辉煌,为国争荣光!

有这样的兵,民治安心,国之安宁!

强这样的兵,家园和平,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