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长城 边关脊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50年来,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经过新疆各族人民的不懈努力和奋斗,一个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经济文化繁荣的新疆,正崛起于祖国的西部边疆。新疆50年的光辉历程,是社会主义祖国欣欣向荣的光辉写照,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兴国、强国兴边的生动实践,是驻疆人民解放军不断走向新胜利的壮丽史诗。

  党的坚强领导是成就一切事业的根本,也是驻疆部队永远不变的军魂。新疆真正意义上的复兴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开始的。历史上的新疆长期“内忧外患”处于“四分五裂”和贫穷落后的状态。新疆和平解放后,中国共产党担负起领导新疆各族人民进行经济建设,开创人民幸福生活的历史重任。50年的实践充分证明:没有党的领导,新疆就不会享有作为祖国大家庭一员的发展、进步和繁荣;没有党的领导,新疆就不会形成总体建设上的巨大力量;没有党的领导,就没有今天新疆各族人民的一切。

  人民解放军是党领导下的政治武装力量,党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永远不变的军魂,是人民军队行使职责、实现历史使命的政治保障。

  党的坚强领导使驻疆部队始终保持了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50年来,驻疆部队牢记党的宗旨,始终不渝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一系列根本原则和制度,使部队经受住了各种风浪的考验。坚持党的领导的核心作用,驻疆部队在高度分散的环境下,保持了部队的高度稳定和集中统一;在自然环境异常艰苦的条件下,保持了部队高昂的士气;在守土固边任务十分繁重的情况下,不辱使命,捍卫了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维护了新疆的和平、稳定和发展,先后涌现出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进藏英雄先遣连”、“喀喇昆仑钢铁哨卡”神仙湾边防连、“卫国戍边模范连”红其拉甫边防连、“三十里营房模范医疗站”等先进典型。

  党的坚强领导锻造了驻疆部队强大的精神支柱。50年来,驻疆部队一直把党的理想信念教育作为激扬官兵士气、培育部队精神支柱的主要途径,把培养具有献身边疆军营崇高思想觉悟的政治素养,作为部队建设的“重中之重”,在艰苦的环境下培养了部队“特别听招呼、特别守纪律、特别讲政治、特别顾大局”和“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创造、特别能战斗”的过硬素质。为了使理想信念在广大官兵思想深处扎根,驻疆部队根据边疆、边防和民族地区的实际,采取“三个结合”的方法,即理想信念教育同无私奉献的爱国主义教育相结合,同热爱边疆和边疆各族人民相结合,同建功边疆军营相结合,锻造了部队不畏艰险、开拓进取、勇于拼搏、争创一流的强大精神支柱。神仙湾边防站第一任站长沈鹏生由于长期在世界海拔最高5380米的哨所守防,不幸患上了高原脑水肿。在生命最后一刻,他的唯一要求是“死后请将我葬在喀喇昆仑山上”,他那“活着为祖国守防,死了也要为祖国站岗”的临终遗言,成了驻疆部队官兵精忠报国的自警格言。正是有许许多多这样忠诚的战士,驻疆部队才能在艰苦复杂的环境下,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成为祖国西部边疆的钢铁长城。

  党的坚强领导是驻疆部队强大战斗力的源泉。在驻疆部队的战斗史册上,上个世纪50年代的剿匪平叛、60年代保卫边疆的战斗、改革开放新时期“反恐维稳”和打击“三股势力”,都是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取得胜利的,都是在党的旗帜下凝聚起强大战斗力的。在今天的驻疆部队,战争年代党员干部“向我看齐”、“跟我来”的战斗口号依然响彻天山南北军营;改革开放初期叫响的“一个党的组织一个防腐拒变坚强堡垒”和“一个党员一面旗帜”的口号已经和正在转化为部队质量建设的累累硕果。在茫茫雪岭,在瀚海戈壁,在那些只有军人守防的亘古高原,最艰苦的环境下有党员顶天立地的身影,最危难的时刻有党员奋不顾身的壮举,最寻常的生活中有党员默默奉献的佳话。正是党的各级组织的坚强堡垒作用和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构成了驻疆部队战斗力水平不断提升的不竭动力。50年来,驻疆部队能够始终保持强大的战斗力,是与地方各级党组织和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关心和厚爱紧密相关的。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地方政府加大了对部队支持的力度,在地方财政还不富裕的情况下,增加经费支援,解决了部队的一些老大难问题;各族群众为边防部队冰峰雪岭的巡逻执勤,义务修建了数以百计的避风御寒设施;在守边、戍边、兴边中,各族群众或者直接参与部队的重大军事行动,或者帮助部队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形成了鱼水相依、血浓于水的军政、军民关系,巩固和发展了祖国西部的钢铁长城。  

  民族团结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前提和保证,维护民族团结是驻疆部队的神圣使命。驻疆部队全心全意为新疆各族人民服务,在践行我党我军宗旨中促进民族团结。

  把党的方针政策与关怀带给各族群众。一是坚持义务普法教育,创造民族团结的社会氛围。党和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旨在促进边疆民族地区稳定、发展、繁荣的政策法规。一批又一批驻疆部队官兵把为各族群众义务普法宣传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他们结合部队训练执勤,走街串巷,深入边远的农牧区,使党的方针政策深入到各族人民群众心中。二是帮助地方政府兴办教育,培育民族团结的一代新人。从五六十年代的“帐篷学校”、“马背学校”到90年代的“希望小学”,数以万计的驻疆部队官兵先后为新疆的民族教育呕心沥血,他们在传授现代文化知识的同时,也播撒了民族团结的种子,一代代经过现代知识熏陶的各族青年,成为维护新疆民族团结的生力军。三是积极化解矛盾,巩固民族团结的社会基础。驻疆部队是以忠诚、可靠、无私、热情赢得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的。村民们发生一些纠纷或者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都愿意找连队官兵进行调解和诉说,部队官兵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发挥了维护稳定、促进团结的良好作用。四是搞好部队内部不同民族官兵关系,形成民族团结的社会导向。50年来,部队内部各民族官兵相互尊重、相互学习、相互促进的传统一直得到很好的发扬和传承,特别是一些少数民族官兵经过部队民族团结大熔炉的锻炼,回到地方工作后,具有搞好民族团结的强烈使命感,为新疆的民族团结发挥了重要作用。

  坚持向各族人民群众学习,把驻地当故乡,视人民为父母。从人民解放军进驻新疆的那一时刻起,向新疆各族人民群众学习便成为部队思想政治教育的一个永恒主题。为了增进对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了解,密切与新疆少数民族群众的关系,驻疆部队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开展学习少数民族语言,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活动。虽然守防的官兵换了一批又一批,但这种意识已经潜移默化地融入了部队建设的方方面面,转化为对新疆、对新疆各族人民群众一种深深的热爱之情。

  在重大抢险救灾中冲锋陷阵,为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舍生忘死。新疆是重大自然灾害多发地区,地震、洪灾、雪灾几乎每年都要发生,每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部队总是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1996年,新疆伽师县连续发生3次6级以上大地震,每次地震刚过,部队官兵就出现在救灾现场。官兵们不顾余震危险,冲入倒塌的房间,救人救物,常常几天几夜得不到休息。部队完成抗震救灾任务撤离时,驻地维吾尔族群众倾城而出,含泪相送,不少被救的少数民族群众在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中等待数小时,为的是表达对子弟兵的谢意。

  服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在适应和调整中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1954年,为适应新疆和平解放后的新形势,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10万名新疆军区部队官兵集体转业,组建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实行“屯垦戍边”。如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经发展到拥有14个师(垦区)和170多个团场的垦边戍边实体。20世纪80年代后,新疆军区先后经历了几次大的编制体制调整,从军区领导到部队官兵都表现出很高的政治觉悟。一些中高级干部,原本可以借此回到内地工作和休息,但许多人选择了留在新疆工作,继续为新疆的民族团结事业奔波操劳,献了青春献子孙,表达了共产党人“埋骨何须桑梓地”的高尚情怀。

  先进文化是社会发展进步的旗帜方向,也是驻疆部队的精神血脉。在新疆这样多民族的边疆地区,先进文化是开启人们思想智慧的钥匙,是凝聚人们思想的主要手段,是激扬人们奋进的精神动力,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保障。

  军队文化建设和地方文化建设互为补充、相辅相成。解放初期,新疆开展的大规模扫盲运动,就是由部队发起和以部队为主要阵地开始的。1955年,新疆军区部队面向地方各族人民群众的军营“文化夜校”和各种形式的“读书班”、“科普班”多达600多个,数以万计的各族群众在军营接受文化知识的学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后,伴随着地方文化事业的发展,军队和地方相互支持的好传统一直保留了下来,时至今日,凡是涉及新疆重大题材的汇报演出,像《天山放歌》、《我们新疆好地方》,地方和军队联手的情况依然。

  先进军营文化成为活跃社会精神生活的重要力量。驻疆部队的文艺工作者深入广大少数民族群众之中,创作了一大批深受广大少数民族群众喜爱的优秀文艺作品,像新疆军区第一任文化科长、被誉为“西部歌王”的王洛宾,一生改编与创作了200多首反映新疆少数民族生活的歌曲。新疆部队的一些优秀文艺作品,像《民族团结雅克西》、《阿拉姆汗》、《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青春舞曲》、《拉着骆驼送军粮》等歌曲经久不衰,至今还在新疆各族人民群众中广泛传唱。部队的文艺工作者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为新疆各族人民群众义务演出,他们把党的声音、把人民军队的宗旨,通过军营文化的形式播撒到新疆各地。

  激扬奋进的军营文化,坚定了广大官兵“卫国戍边”的豪情壮志。在今天新疆6400多公里风雪边关,到处可以看到诸如“祖国在我心中”、“祖国,我在哨位上”、“祖国母亲万岁”、“好男儿志在边关”、“世界屋脊高寒缺氧,男儿报国无怨无悔”等表达官兵报国情怀的醒目标语,它们有的是用笔墨写成的,有的是用石头砌成的,有的是用树木和花草构成的,但最重要的是它们都融入了官兵灵魂的深处,成为官兵一种自觉的行动,成为军营文化“光芒四射”的一种标志。

  艰苦奋斗是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也是驻疆部队的特有崇高品格。新疆相对落后的经济决定了艰苦奋斗的普遍性,恶劣的自然环境决定了艰苦奋斗的长期性,广袤的地域和辽阔的边防决定了艰苦奋斗的艰巨性。

  在新疆和平解放的最初岁月,为了最大程度减轻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负担,王震司令员带领从“南泥湾大生产运动”中走过来的这支英雄部队,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各种困难,垦荒造田,发展各种加工企业,解决官兵吃饭、穿衣问题,1952年驻疆部队就全部实现了基本生活的全部自给。解放初期的新疆工业几乎是一张白纸,没有现代工业可言,人民群众基本生活用品靠从内地进入,或者靠边境易货贸易解决。新疆解放后,驻疆人民解放军采取节衣缩食的方法,筹措资金用于新疆的工业建设。广大官兵自觉拿出自己的津贴费,有的甚至以盐水下饭,把节约下的菜金投入工业建设。就是凭着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和意志,官兵们铢积寸累,聚沙成塔,为新疆工业的发展作出贡献。“新疆十月汽车修配厂”、“七一棉纺织厂”、“八一钢铁厂”、“八一面粉厂”等企业,就是由驻疆部队建成后无偿移交给地方政府的。

  在藏北阿里,在喀喇昆仑山上,在帕米尔高原,守防官兵以艰苦奋斗的精神修建了全军海拔最高的哨所、兵站、机务站、医疗站,在这些平均氧气不足平原地区一半的世界屋脊,官兵们靠的就是艰苦奋斗的精神,为国站岗,为民族尽忠。“缺氧不缺精神”,“苦中有作为,苦中干事业,苦中练精兵,苦中建功业”,这些发自官兵肺腑的铮铮誓言,展现了威武之师、正义之师的凌云壮志。新疆地方和军队50年发展所表现出来的艰苦奋斗精神,是我们国家、民族和军队宝贵的精神财富。它以雄辩的事实印证了这样一个真理:贫穷落后并不可怕,重要的是要有艰苦奋斗的精神;自然环境艰苦、生存条件恶劣也不可怕,关键是要有艰苦奋斗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