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令:在抗雪救灾战场书写忠诚

  人物小传:陈国令,辽宁庄河人,1947年6月生,1968年2月入伍,历任坦克车长、排长、副政治指导员、军区装甲兵政治部宣传处干事、政治教导员、师政治部宣传科长、团政治委员、师政治部副主任、旅政治委员、师政治委员,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员、政治委员,广州军区副政治委员兼纪委书记,现任南京军区政治委员,中将军衔。中国共产党第17届中央委员。 2008年春节前后,一场50年不遇的特大雨雪冰冻灾害袭击中国南方。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锦涛主席英明决策、果断指挥抗天灾,人民军队英勇善战、所向披靡打硬仗。我们南京军区党委带领广大部队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全力以赴战冰雪、斗严寒,谱写了新时期人民军队爱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英雄诗篇。现在回想起来,一幕幕场景依然让人难以忘怀。灾情就是命令闻令而动上一线

  2008年1月下旬,贵州遭受50年来最为严重的雪凝灾害,受灾人口707万,农作物受灾22万公顷;广西发生低温冷冻灾害,63个县(市、区)受灾人口397万,倒塌居民住房2522间;湖南92个县市相继出现冰冻,其中36个县市遭受重度冰冻灾害,直接经济损失120亿元……

  南京战区所在地5省1市普降暴雪,安徽沿淮到沿江积雪厚达20多厘米,最深厚度47厘米;浙江遭遇前所未有的暴雪,多个地区积雪超过历史纪录;江苏省16个县市积雪厚度超过35厘米……

  蓝、黄、橙、红,气象预警不断升级。一时间,公路上的冰层坚硬如铁、光滑如镜,高压电线覆冰后粗如碗口,房屋被冻成了“水晶宫”,封冻了道路,堵塞了桥梁,压塌了电网。 灾情报告纷纷飞向军区作战值班室,像一块块巨石向我们压来,让广大官兵心情沉重。1月25日,赵克石司令员和我商量,立即启动抗灾救灾应急预案,指示各部队根据任务区分,就近支援地方抗雪救灾。同时要求军区气象水文中心与总参、地方气象部门,建立气象和灾情信息共享机制,及时准确地掌握分析气象情况,每天向部队发布气象通报。

  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对抗雪救灾工作高度重视,作出重大部署。1月30日晚,我和赵司令员研究决定,立即召开军区党委常委会,部署抗雪救灾工作。时值31日凌晨,军区收到总参总政指示,传达了胡主席30日重要指示:“各有关部队要全力支持灾区抗灾救灾,帮助受灾群众排忧解难,共同为夺取抗灾救灾斗争胜利而努力。”

  31日上午,军区紧急召开党委常委会,认真学习领会胡主席重要指示,确定:一是迅速向全区部队传达胡主席重要指示,坚决把军区部队广大官兵思想统一到胡主席重要指示精神上来;二是主动出击,扎实组织好抗灾救灾行动;三是积极向灾区群众送温暖献爱心;四是成立军区抗雪救灾指挥部,赵司令员和我任总指挥,依托军区作战值班系统,建立军区、军级单位、任务部队三级指挥体制。正在开常委会时,军委郭伯雄副主席打来电话,赵司令员向他汇报了军区部队抗雪救灾的前期工作和下步行动。郭副主席要求我们,部队要快速行动起来,各级领导要到一线去,切实把胡主席重要指示落到实处。常委会一结束,赵司令员立即给战区五省一市主要领导打电话,表示只要救灾需要,我们就全力支持,哪里最困难,部队就上哪里,要多少兵力,就出动多少兵力,把雪灾损失降到最低程度

  一份份请战报告向军区作战值班室发来,一道道救灾命令发往各任务部队,一支支部队闻令而动上一线,打响了一场场保交通、保供电、保民生的攻坚战。雪茫茫路难行四面出击保交通

  从天而降的“雪魔”冻土、封路、锁桥,机场停飞、火车停运、汽车停开,成千上万回家过年的旅客滞留在机场、车站、码头,挨饿受冻,焦灼不安。在广州火车站,17万旅客滞留,人满为患。在京珠高速公路,昔日的大通道变成了“肠梗阻”,仅湖南段滞留车辆就超过2万台。在上海,列车大面积晚点,车票全面停售。在浙江,1。8万多个公路班线停运。在江苏,7家机场全部关闭,影响航班1300余架次……军区机关的驻地南京城区灾情严重,交通陷于瘫痪,城里车出不去,城外车进不来,近20万旅客滞留。

  军区党委向部队发出指示:“灾情就是命令,灾区就是战场。保高速、保机场、保桥梁、保交通枢纽是重中之重。”驻华东五省一市的部队,纷纷组织力量奔赴保交通的第一线。1月31日,军区党委常委率领部队官兵紧急出动,在南京6大交通枢纽打响了万人大会战。

  赵司令员和副政委徐德学率领某舟桥旅等部队3000多名官兵,决战南京长江二桥。由于冰封雪挡,桥两头拥堵车辆排起10多公里的“长龙”。这条全长21。2公里,连接京沪、宁合、宁洛等8条高速公路的重要交通枢纽,如不及时打通,贯通我国南北的公路大动脉将陷于中断,华东地区的国民经济运行和人民生活将受到严重影响。赵司令员指示部队:集中兵力把最吃紧的“卡口”先拿下来。他拿起铁锹和官兵们一起铲雪,几公里长路面的厚厚冰雪被清除。晚7时,他又赶到桥北,动员部队挑灯夜战,和官兵们一起战斗到次日凌晨。

  我和副司令员王教成、装备部部长李增林,率领“临汾旅”等部队2000余名官兵,赶往沪宁高速马群立交桥。一路上看到,双向8车道的高速公路,一边只有一条深深的雪沟可以通行。我和军区机关干部一边同战士一起挥锹除雪破冰,一边给部队动员鼓劲。我对在场的“临汾旅”和南京警备区领导说,明后天南京地区还有大的降雪,我们要把握时间节点,赶在降雪之前把道路打通。

  副司令员徐承云、王洪光,副政委高武生,政治部主任褚益民和联勤部部长顾守成等,分别在南京长江三桥、双龙街立交桥、南京火车站等地段,和官兵们一起破冰除雪。参谋长蔡英挺在军区抗雪救灾指挥部协调部队行动。

  当晚7时30分,赵司令员仍在二桥指挥战斗,我主持召开了全区团以上单位参加的电视电话会议,通过500多个视频终端,向全区部队进行抗雪救灾为民立功的动员:各级党委要坚决贯彻落实好胡主席重要指示,带领部队官兵肩负起服务人民的政治责任;各级领导要靠前指挥、科学指挥,到任务最重的地方去,到最困难的地方去;要做好抗雪救灾中的思想政治工作,使官兵在艰难困苦的时候始终保持旺盛斗志;要积极主动向地方党委政府请战,有求必应、有险必抢、有需必供。

  在南昌赣江大桥,江西省军区政委王清葆率1100名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奋战20多个小时,打通了贯穿南昌南北的主干道。

  在无锡硕放机场,某炮兵师师长韩志凯率近千名官兵奋战10多个小时,清除10多公里跑道积雪,恢复通航。在沪宁高速句容段,某集团军政委苗华率1000名官兵和20余台工程机械,破除公路结冰15公里,恢复通车。在合界高速公路,安徽4个军分区16名师以上干部组织沿线9个人武部、1万余名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连续奋战8小时,确保了通往湖北、江西干道的畅通。在杭州市,某集团军军长蒋谟祥、政委王平和浙江省军区司令员王贺文率4000余名官兵和6000余名民兵预备役人员,兵分六路,突击一昼夜,疏通市区32条街道,保障城市交通顺畅。

  2月1日,南京地区又下了一场暴雪,交通再度拥堵。2月2日,军区党委常委率领部队再度奔赴一线,进行新一轮保交通“万名官兵大会战”。当天,总政副主任贾廷安率四总部工作组到达南京。一下飞机,贾副主任就在机场和官兵们一同战斗。每到一个抗灾点,他都转达胡主席和军委首长对抗灾一线官兵的亲切慰问,盛赞军区部队贯彻执行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的指示特别坚决,盛赞官兵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官兵们深受鼓舞。

  在南京长江二桥,被车辗压的桥面积雪,结冰如铁,数千官兵用挖、铲、推、撬等多种手段,奋力破冰除雪,进展仍很缓慢。军区指挥部及时调整部署兵力,急调技术部队和先进器材装备破冰除雪。某防化团3台燃油射流车大显神威,500米/秒、600℃的高温高压气流,如缚天火龙喷射而出,似铁的坚冰随之就如纸屑一样,被掀起10多米高。某工兵团挖掘机、装载机、平路机开足马力,与步兵、舟桥兵、防化兵通力合作、科学除冰。遇到冰层坚硬、积雪成堆的路段,官兵们就采取“步装协同、逐层推进”的办法,装备在前破障,官兵随后清理,有效避免了二次结冰。坚冰被清除,道路被打通。当一辆辆汽车慢慢驶过迷彩队伍时,司机们含泪鸣笛致意。

  从1月下旬到大年除夕,军区出动部队12万人次,民兵预备役人员46万人次,在纵贯长江南北,横跨苏浙皖赣沪的广阔区域排兵布阵,破冰除雪保交通,60多名军以上干部、800多名团以上干部始终战斗在抗灾一线,3000多名官兵主动放弃休假,200多名官兵推迟婚期,4500多名官兵家乡受灾、家庭受损,他们都义无反顾地投入战斗。

  作为一个指挥员,我为我们部队有这么好的官兵感到由衷自豪。十万火急发援兵千里入赣保电网

  2月9日,大年初三,江西省省长吴新雄突然来到南京,向军区求援。我和赵司令员接待了他。从吴省长急切的介绍中得知,这场严重雨雪冰冻灾害,对江西省电力设施破坏之重、范围之广、损失之大,史所罕见,500千伏电网基本瘫痪,220千伏电网被“肢解”,110千伏电网丧失安全供电能力,全省90%的厂矿企业断电停产,仅一条主干电路就影响300多万人民群众生活。

  吴省长说,损坏的电塔都在崇山峻岭之中,施工极度困难,眼下正在过年,每天几百块钱也难找干活的人。国务院明确要求全力抢通,一个月内全面恢复供电,我们很着急。10年前,你们在封堵1998长江九江决口中建立奇功,现在抢修电网遇到了困难,还得求援你们解放军。

  赵司令员和我当即表示:请江西省委省政府和全省人民放心,救灾需要多少人、就出多少人,需要到哪里、就到哪里,有什么任务、就完成什么任务。

  吴省长走后,作战部领导报告:这次江西受损的主干线路塔基,大都在人迹罕至、冰雪覆盖的山顶上,而且没有倒塌的精确数量,没有作业点的精确坐标,没有所需运送塔材的精确重量。这就好比打仗,不知道“敌人”在哪儿、到底有多少。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倒塔数量比已经掌握的要多得多,抢修难度比预想的要难得多。赵司令员和我指示作战部抓紧做好四件事:报告总参,预报可能动用的兵力和任务;指示部队做好出动准备和保障;建立军区、省军区和任务部队应急指挥部,制定开进计划和抢修方案;筹备派遣勘察组,查明灾情,量灾用兵,细化方案,落实保障和安全工作措施。 军区党委决定,在不影响军事斗争准备的情况下,重兵出击,速战速决,体现“重锤效应”。随后,一面向某集团军、江西省军区发出预先号令,一面向中央军委上报出兵江西抢修电网的请示,把江西省请求的6500名官兵增至1。2万人。

  2月12日凌晨,某集团军1万名官兵兵分七路,千里机动,一夜之间,车轮滚滚,分别向江西赣州、抚州、萍乡、九江、上饶、吉安、宜春等重灾区开进。于13日19时前,入赣部队万人千车35个小时内,全部机动到位。自始至终参与指挥的江西省副省长洪礼和感慨地说:“灾情这么快就搞清了,部队一次性部署到位,不简单!”

  这次重兵出击,是抗雪救灾成建制用兵最多、地面机动最远的一次行动,是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严峻挑战。参加抢修电网行动的力量,有作战部队,有联勤保障部队,有民兵预备役人员,还有电力专业技术队伍。灾情复杂、体系多元,如何科学用兵、打一场速决战,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部队还在机动途中,军区作战值班室一道道命令迅即发出。由军区副参谋长张中华任总指挥的军区支援江西抢修电网前进指挥所先期在南昌开设;入赣任务部队8个先遣组与地方进行任务对接;紧急开设了7个团以上前进指挥所和1个应急保障兵站;某陆航团紧急出动2架直升机,飞抵江西灾区勘察电网,标定毁损电塔坐标。

  快打快撤、速战速决,需要高效运转的指挥模式。我们要求前指加强军地沟通、军地联合,从实际出发确定指挥模式。军区前指一到江西,立即到省委省政府受领任务。入赣当天,前指总指挥张中华打电话向赵司令员和我汇报有关任务和协调情况,我们当即决定建立以军区前指为主,由入赣部队、省政府、省军区、省电力总公司参加的“五位一体”联合指挥机构,统一调度使用兵力。这次入赣部队主要以营、连为单位独立作战,分布在江西7个地级市、17个县、35个乡镇,同时在200多个塔基作业点摆开战场。军区前指还与江西省政府联合下发《关于成立联合指挥所的通知》,在各塔基作业点都建立了军地联合指挥机构。这也是顺利完成任务的一个重要因素。

  “塔材即到即运,当日到位!”我们的官兵用钢铁般的毅力和拼命精神,实践着自己的庄严承诺。某集团军政委王平给我讲了两件事:某摩步旅的作业点在武宁县罗溪乡海拔1122米的南山,山上冰雪覆盖,靠近山顶有140多米长、70多度的冰坡,像倾斜的溜冰场,官兵们跪在冰面上,扛着塔材慢慢地往上挪,手被塔材和冰凌划破了,没有一人退缩,仍然坚持战斗,提前两天将重达50吨的3300多件塔基材料运到山顶。“硬骨头六连”的作业点在罗霄山脉的岩石山上,海拔1400多米,要把重达1500多公斤的电线杆运上山顶,难于上青天。电力部门请来100多名民工抬8根电线杆,30个小时也没有运到目的地。六连官兵采取“滑轮作业、杠杆作业、斜面作业、滚动作业”的办法,连长俞树明和指导员於仁伟站在最前列,党员骨干带头,老兵跟着上来,新兵不甘示弱,口号声响彻云霄。一位老奶奶看到稚气未脱的新兵耿鹏很像自己的孙子,十分心疼地要把他从抬扛上拽出来。她说:“你身子骨太单薄了,不能抬呀。当年修建塔基时,用毛驴驮材上山,因山坡太陡,3头毛驴都折断了腿。”当她看到小耿和战友们把电杆抬上山顶返回时,惊奇地问:“你们是怎么抬上去的?”耿鹏说,我们靠的是硬骨头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