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战士》创作侧记

  汶川特大地震,在中国人民的心中,是一个痛苦的情节,是亿万国人和着血泪勇往直前的情节。勿容置疑,反映地震灾区的作品,从地震后到现在,细数起来,应该说不在少数,不管是歌曲、电视剧、电影、还是话剧等各门类艺术作品,都从各个角度有所关注。《英雄战士》同样是反映抗震救灾的作品,能否在同类作品中脱颖而出?能否反映出党中央、中央军委对抗震救灾的英明决策,反映出十万官兵抗震救灾的精神风貌,反映出全国人民所表现出的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这都是摆在主创人员面前首先要思考的。

  陈志斌、戴嵘、姜立煌三位编剧先后二次到达灾区,多次深入抗震救灾部队,通过采访、接触、了解,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加之他们的亲身感受,对于创作一部话剧,应该说,他们心里有了几分把握。但是,他们觉得还有可挖掘的地方。这个时候,一个人浮现在他们的脑海里,这个人就是十六年前令人敬佩的英雄徐洪刚。当时前卫话剧团创作演出的大型话剧《徐洪刚》也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十六年前,小战士徐洪刚见义勇为成为英雄,十六年后已是某团副政委的徐洪刚在抗震救灾的战场在干什么?想了些什么呢?三位编剧在震区跑了好几个地方,最终在水磨乡见到了徐洪刚。

  徐洪刚还是象十六年前那样朴实,唯一有变化的是他肩上扛起的少校军衔。他是随着抗震救灾部队第一批到达灾区的,而且是徒步走进来的。他和战友们一起,赶到灾区忘我地救人挖人,他带领一支队伍,背着食品,徒步往返几十里路向震中输送物资,手指甲抠没了,鲜血淋淋,双脚陷在河滩里,鞋也陷进去了,他们光脚往里走,这些困难,在他们眼里不算困难,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从头上往下掉的滚石,随时可能滚下来砸着他的战士。他说他们很累,也很危险,但是要坚持下来。因为他们是红军团的战士。没有太多的毫言壮语,却透露出徐洪刚这种绵绵不断的英雄情节。在我们党领导的这支队伍里,英雄的动力来自于哪里?那就是对党的的忠诚,对人民的热爱。三位编剧意识到,抗震救灾的作品,英雄主义的主题是不可动摇的。写爱情也罢,矛盾也罢,这个英雄的主题是无可超越的,由此坚定了三位编剧的信心,在作品表现上,不绕弯子,正面强攻。从点到面,由表及里。

  在某师指挥部,三位编剧接触了临危受命的师政委刘法峰、副政委宫松奇,遇上了他们的老朋友,某师政治部主任黄晓健,随后又见到了从前线下来的某师师长杨剑。

  刘法峰是在某师开进灾区途中走马上任的,宫松奇副政委同样如此。在都江堰,刘法峰带领战士救人,因为危房随时可能倒塌,而要冲进废墟救人的战士根本没有顾及危险都争着要进去。那句“独生子女出列,”“共产党员举手”,就是他喊出来的。刘法峰说,在那个时候,每一个战士心里不会想别的,他们只想着救人,再救人。宫松奇在带领部队救人的过程中,他说得最多的是他们的战士,在他的心中,我们的战士真正是置生死于度外。

  黄晓健主任告诉我们,解放军说话是算数的,在抗震救灾中,说出这句话就是要负责任的,一位老人压的废墟下面,老人的女儿苦苦要求解放军把她遇难的母亲挖出来,由于难度太大,大型机械根本无法作业,战士们只好用双手打了一个很深的洞,干了三天三夜,才把老人挖了出来。老人的女儿抱着战士痛哭:“我相信解放军说话是算数的,你们把我的妈妈挖出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师长杨剑,带领第一支突击队穿过死亡地带,在完全和前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勇往直前,是第一支到达震中的部队,他向我们讲述了途中经历的艰险。尽管在话剧舞台上很难表现这种场景,但编剧还是在话剧的开篇中作了呈现。因为它表现了解放军在灾区挺进中舍身亡死的精神。杨师长说,我们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只要有一个人活着,我们就绝不会放弃。

  在某师的指军部一个角落的帐篷里,作者巧遇了一个人,这个人头发胡子很长,听说一连睡了三天,后来才知道,他是刚从突击队下来的,而且不是这个师的干部,这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他叫王峥,是我们军区一位首长的儿子,是南京政院的研究生。地震发生后,他主动来到一线,同时我们也了解到,军队很多首长和地方领导的孩子都从所在的部队和各个地方赶到灾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学历高,能吃苦,不张扬,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家庭背景。同时,救灾部队中,也有很多高学历的干部战士,这就使我们有一个强烈的感受,每当困难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群特殊的队伍象流星一样划过,虽然只是一闪,同样让人歌颂。红军时期组成的敢死队,抗日战争时期的大刀队,和现在在抗震救灾前线所见到的博士、硕士、组成的高学历的团队,是我军新时期有代表性的一部份。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军队的未来。于是,在《英雄战士》中,作者貌似随意的一笔,却给这个团队在观众心目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们和千千万万的志愿者一样,不事张扬,默默奉献。同样是可以信赖的。是值得期待的。

  武文斌同志牺牲后,在灾区引起了很大的震动,特别是为灾区人民累死的,作者见到了上万群众为他送行的场面,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武文斌生前所在连长李俊峰告诉作者,他生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咱们是解放军,是来救灾的,就是要多干一点,再多干一点,给作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是从这普通的语言上,确定了文斌英雄形象的基础。

  一直在抗震救灾一线指挥的军区杜副政委说,武文斌是抗震救灾英雄群体的杰出代表,人民感谢他,就是感谢党中央,感谢解放军,感谢全国人民。作者紧紧抓住了这一点,才能表现我们人民军队的本质,作者在武文斌的部队进行了大量采访,但还是感到不满足,直到有一天,武文斌的父母、爱人和家人来到灾区,为作者的采访提供了有利条件,由此,作者了解到武文斌的家庭背景,和整个成长过程,特别是英雄的父母,面对儿子的牺牲所表现出的高尚情操,使作者再一次受到震撼。在作者创作生涯中,曾经采访过许多子弟兵的母亲,作者联想到见义勇为英雄战士徐洪刚的母亲,为救群众而英勇牺牲的战士吴国良的母亲,为救战友而英勇献身的仲米辉的母亲等一系列英雄的母亲,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爱党爱国,深明大义,英雄的父母从小对他们的培养教育,对他们的成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来到部队以后,他们很快就成为爱军习武,报效国家的好战士,当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他们义无反顾地冲在最前面。正象武文斌的妻子杨卫华所说:“地震了,是军人就该上去,我知道,当兵就会有牺牲,为国献身是无尚光荣的”。看起来是很普通的话,却包含着人民对党对军队的无限热爱和信任。人民才是我们钢铁长城最坚实的基石。

  去年八月份,部队从抗震救灾前线返回后,编剧们再一次来到武文斌生前所在连队,他们看到了武文斌生活的地方,看到了他的床,上面原样摆放着他的军装,内务还是那么整洁,全连点名时,大家呼喊武文斌的名字,他象黄继光、邱少云一样,永远留在人民解放军的队伍里。听到了战友们回忆武文斌同志在连队的点点滴滴,包括在遗物里看到他的许多东西,他捡易拉罐为连队买的书,他给连队捆的扫帚和买的箥箕。他自己制作的内务棒,看到他对连队的热爱和留恋,文斌的形象更加立体化了。

  作者在武文斌所在师里采访时,还观看了师里抗震救灾的晚会,这台晚会当时是给总部机关和全军兄弟部队领导,来师里开现场会的同志演出的。这台晚会,感动了所有的同志。当他们知道作者是来创作《英雄战士》话剧后,大家给了作者很大的鼓励和信心。一台话剧在创作之初,就遇到了这么多人的期待和关注,确实是很少见的。

  在师里蹲点的某集团军政委高建国,他听取了作者的创作汇报后,高兴地谈了自己的感受,和对《英雄战士》创作的很多想法,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军旅作家,曾经写过很多军旅作品。对《英雄战士》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和鼓励。

  剧本完成之后,作者向总政文艺局秦局长和姜副局长作了汇报,立刻得到他们的鼓励和全力支持。他们说,正面写抗震救灾的作品,难度非常大,目前还没有看到同类的作品,要同时表现十万抗震救灾官兵的作品,对作者也是不小的考验。这是一个很难完成但必须完成的任务,你们会遇到很多困难,但必须要克服这些困难。

  2008年腊月29,这一天对于准备过年的人来说,大家肯定都在家里忙碌着,有的人也许都离开了工作岗位,正赶往回家的路上,有的可能提前回到了家乡。但在前卫文工团的会议室里,过年的气氛却被剧本讨论会替代了。

  这天,文工团特此请了军区各个行业的艺术家一起给剧本把脉,提意见,出主意,参加会议的有本团的老团长,老艺术家,也有军区创作室的专业作家,还有到过抗震救灾前线的同志。非常难得的是各位艺术家对作品的钟爱转化成一种责任,他们并没有更多的鼓励,讲得多的是问题,象创作室的苗长水主任,李德昌主任,桂恒彬老师,还有张西庭老师,他们都是在抗震救灾前线待过很长时间的著名作家,他们对灾区的情况了如指掌,对作品中呈现的故事和情节他们提出了中肯的建议和意见。还有原话剧团的老团长施效曾,孙颖,张界林副团长,舞美队老队长梁益强。他们都是从事话剧艺术多年的艺术家,他们出于对话剧的热爱和责任,他们给了许多鼓励,也给了信心。话剧团原副团长张界林,因重病住院,在病床上看完了剧本,他打电话给作者说,很激动,同时也很难过。因为身体不好,如果身体允许,他真想为《英雄战士》出把力,演个角色。老艺术家徐桂英,已经七十多岁,身体不好,也强烈要求参加《英雄战士》的演出。这些艺术家回去后,都给编剧打电话谈修改意见,给了主创人员极大的鼓励。整个春节期间,主创人员都没有休息。目的就是为了早一点把《英雄战士》搬上舞台。

  军区首长审看完全剧后,抽出一天时间和宣传部、团领导、编剧交换意见,过去从来没有过,这是第一次。军区范司令员,刘冬冬政委很动情地和大家谈起了武文斌同志在抗震救灾中牺牲的过程,回顾了抗震救灾的日日夜夜。他们说在武文斌同志身上,集中体现了胡主席提出的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军区刘副司令说,这个话剧很重要,反映了我们部队顽强战斗、不怕牺牲的精神,在今天非常有意义。军区杜副政委刚刚从擂鼓镇回来,告诉大家,创作《英雄战士》,就要向英雄战士学习,我们还有许多战士至今还在那里帮助灾区重建家园。我们现在排练、演出这部话剧,就是和抗震救灾的战士一起战斗,是很光荣的。

  山东省委宣传部李群部长看完《英雄战士》后表示说,《英雄战士》表现了军民抗击灾难的英雄气慨,表现了军民的鱼水情深,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他表示,省委宣传部和全省的文艺单位要大力支持你们演好《英雄战士》。

  《英雄战士》的导演王群,是前卫文工团特邀的导演,他在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当时正导演本团的京剧《红沙河》,这部作品也是参加全军九届汇演的文艺作品,和《英雄战士》的排练在时间上是冲突的,作者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将剧本寄给了王群,王导演看过剧本后说:“我很感动,这件事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是一定要做的”。当战友文工团团长刘斌听说王导准备为前卫导演《英雄战士》时,当即表示同意,并在排练中发消息给前卫文工团领导说:全力支持,祝顺利!使《英雄战士》剧组受到很大鼓舞。

  王导以丰富的创作经验,对剧本、舞美和排练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为《英雄战士》搬上舞台打下了重要的基础。由于许多群众演员没有演过话剧,王导演边排戏边辅导,苦口婆心做示范,使这些演员很快进入了角色。

  编剧陈志斌,我们团原副团长,也是我们编剧组的领衔人,在我们修改剧本的紧要关头,他九十多岁的母亲因心脏病突然昏迷,一直在医院重症室抢救,他也只是回去匆匆看了一眼,又赶回剧组工作。

  编剧戴嵘同志,几个月一直住在剧组,虽然在一个城市,但和女儿见面的机会非常少。女儿想妈妈,有一次到剧组,见到妈妈抱着直哭。女儿衣服短了,鞋子小了她也顾不上去买,更别说给女儿辅导功课,陪女儿到公园玩了,她经常自责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编剧姜立煌同志,家乡远在湖南岳阳,70岁的老母亲常年有病,就在我们修改剧本的关键时刻,忽然传来母亲病重的消息,为了赶在抗震救灾一周年晋京向总部首长汇报演出,他对谁也没有提起,直到剧本进入排练,才抽空回家把母亲送进医院,险些贻误了母亲的病情。大家都劝他在家多陪陪母亲,当他听说剧本还要进一步修改的消息,毅然返回了剧组。

  团里的三位老同志,李莉、刘殿州、王延辉,他们都是从事话剧工作几十年的艺术家,对话剧表演有着深厚的情感。在《英雄战士》中,他们都分别着担任着较重要的角色。而且还要帮助一些缺乏表演经验的演员,为他们分析人物,理解角色,设计动作。这些本不是他们分内的工作,为了这部话剧,他们真正起到了传帮带的作用。李莉同志,身体一直不大好,但从没有看到她迟来过一次,刘殿州同志,在剧中担任了鲁副司令的角色,还主动负责起舞台监督工作。

  于宙同志,是演员队队长,他开始在剧中扮演团长的角色,后来因工作需要担任了副导演工作。主动让出了自己心爱的角色。协助导演完成了后期的连排和演出。

  孙立吉是最先扮演文斌的演员,在总政专家组第一次审查时,较好的完成了任务,由于演出的需要,后来担任了剧务工作。他能够正确对待,保障演出的完成。朱年龙同志,作为文斌的第二版扮演者,他细心揣摸人物,较好的完成了角色的塑造。文工团副团长邵峰,是第三个扮演文斌的演员,在时间非常紧迫的情况下,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完成该剧的连排和演出。武文同志,在剧中担任指导员的角色,由于剧本的调整,指导员的很多戏份都让给了文斌,他能够认真对待,主动把自己前期表演的心得告诉了扮演文斌的演员。杨懿芳在剧中扮演灾区村支书一角,这个人物性格泼辣直率,对她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她不停揣摸人物,请教老同志,终于较好的完成了角色。尹诗先在时间很紧的情况下,出演团长一角,他刚刚来到团里,没有部队生活经验,主动请老兵班长给他当教练,训练军姿。很快完成了承担的角色。

  演出队的肖作明,在剧中扮演赵北川,张魁,扮演方振华,万卿,扮演了灾区小老板康德,解放军艺术学院学员王芳政,扮演张小蒙,他们过去虽有演小品的基础,但从来没有担任过这样重要的角色,每个人都很认真刻苦。肖作明最早在剧中背着受伤的纪小星过人桥,为了练习爬桥动作,他双膝盖全都磨破了。王芳政在演出时扭伤了脚踝,打上了封闭,坚持完成了演出任务。演员冯新欣在舞台上为了一句台词,到处找人请教,反复练习。

  《英雄战士》剧组还从山东省京剧团和吕剧团等地方团队,请来专家,协助完成灯光和音响等工作。已经转业的灯光师赵伟光,复员的音响师陈凯,也加入剧组,他们不仅仅支持这个话剧,而是对英雄对灾区人民的情感。

  参加演出和保障的同志都非常努力,大家都说,要用抗震救灾的精神,来演出和保障抗震救灾的作品。

  象这种感人的事情,在《英雄战士》剧组不胜枚举。这些都是我们能走到今天的原因。每一个进入这个剧组,或和这个剧组有关联的人,全团上下都有一个信念,一切为了《英雄战士》,一切为了完成晋京纪念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的汇报演出,以此献给在汶川地震中遇难的同胞,献给在地震中献出年轻生命的武文斌等英雄,献给抗震救灾的十多万官兵!献给感动中国的全体中国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