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灯火为谁明:记与喻林祥将军的一次见面

           来源:情感与美容
  满城灯火为谁明

  ——记与喻林祥将军的一次见面

  正当荷花盛开之后,莲蓬果实累累之时,欣悉喻林祥上将调任武警部队政委,两年前的那次兰州之行又在脑海浮现,与将军见面的一幕一幕,犹如昨天。

  那也是一个天高云淡的金秋,我们这支由原省广播电视厅副厅长李焕涛带领的应城藉慰问采访团,途径鄂豫陕甘四省,穿越连绵起伏的黄土高原,驱车一千八百余公里,来到西北要塞---古城兰州。因与喻将军的秘书没有联系上,便在满城灯火中找到西北宾馆,住了下来。

  喻将军在不在兰州?他能与我们见面吗?第二天早晨,我们仍十分焦急。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是霍秘书,喻政委9点钟来看你们。”他还说政委询问你们住得怎样吃过没有。大家顿时高兴起来,旅途的疲惫烟消云散。

  9点整,喻将军准时来到宾馆。他中等身材,身穿便装,黝黑的脸庞泛着红光,一见面就象久别重逢一样和大家一一握手,然后坐在沙发上和我们聊了起来。李厅长和喻将军是同乡,又是少年时同学,几十年未见,自然有一肚子话要说,从放牛说到读书,从读书又说到分别。“林祥,你投笔从戎

  ,你看你现在都成封疆大吏了。”“你这个高材生考上了名校武汉大学,不早就是厅长了嘛?” 两人哈哈大笑,好象又回到了从前。

  喻林祥1945年1月出生于湖北应城郎君蔡家湾,中学毕业后曾在郎君邮电局当工人,一年后入伍,历任战士,排长,师部新闻干事,军政治部副处长、处长,南京军区政治部副秘书长,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师政治委员,武警部队政治部副主任兼北京市第1总队政委,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新疆军区政委,2004年12月任兰州军区政委。2002年晋升中将军衔,2006年晋升上将军衔。

  从学生到工人,从士兵到将军。这一长串履历,记录了喻林祥几十年奋斗、最终成为我军高级将领的清晰轨迹。

  谈到从新疆到兰州时,喻林祥神情凝重,正襟危坐。他说:“当时我正在缅甸出访,军委通知我进京,专机在机场等着,到北京胡锦涛总书记找我谈话,说你在新疆军区工作了几年,那个地方你比较熟悉,西北很重要,军委打算调你到兰州军区(新疆军区隶属兰州军区)任政委。我对总书记说,戍边是我的天职,我作过老死新疆的打算。就这样我就到兰州来了。”

  “与新疆比,你现在一定更忙吧?”我们问道。“新疆160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六分之一;兰州军区辖西北五省和西藏的阿里地区,国防线一千多公里,占全国边防线的五分之一。要守得住,打得赢,部队现在正在抓正规化训练。”喻林祥举重若轻,显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儒将风度。

  我们说;“杨业功将军也是从我们应城走出去的一位导弹司令,还是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家乡人民为有您们这样的英雄将军感到非常自豪。”喻林祥说:“不管是当战士还当将军,都是一种责任,党把这么重一副担子给你,你一天24小时安得了神吗?”

  他又说:“杨业功是个尽职尽责的人,他心里只有部队,只有国防。我记得看过他两次,每次都留下很深的印象,一次他在黄山基地,我路过那里,他很忙,外出演习刚回家,我送给他一方洮砚,他很喜欢书法,说写字可以练气定神;再一次是国庆50周年他率部进京搞阅兵训练,忙得很,没到武警总部来,我去训练场看了他,见他浑身是汗,晒得很黑,那时他已经有病在身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霍秘书不时进来添茶水,提醒政委注意时间,原来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呢。喻林祥说:“没事没事,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还要谈一个小时。”霍秘书再没有进来。

  “我有一个小学的老师叫万声民,不知他现在怎么样?”有知道的,说他退休后一度家庭负担较重,在广电局看过两年门,很负责任。喻林祥不无感叹说:“将劳动换报酬,自食其力很光荣,我退休了也想象他那样去看看门。”他深情地说:“万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有水平,课讲得好,对学生也好,是个好人。可惜我不能回去看望他。”说到此流露出了深切的思念。

  “您在边疆守卫国防,家乡人民感谢您,问您好,您有什么话需要我们带回去吗?”喻林祥沉默一会,说:“我是个放牛伢出生,应城是我的根,我家门口有一棵古树,我是喝东汉湖的水长大的,我感谢家乡的父老乡亲,请代问家乡人民好。”

  应我们的要求,喻林祥分别与每个人合了影,这才离去。他处理完其它公务后,在“将军厅”与我们共进午餐。午餐过后,两个老同学趁着酒兴,挥毫泼墨,互作留念。李厅长酒酣情浓,“雄镇西北,决胜千里”八个大字一气呵成,苍劲有力。喻将军则选录了他的一首军旅诗相赠:“秋风古渡残月闲,黄水沉吟诗千篇。雄师飞越天堑浅,铁骑横空长河清。喋血高台悲歌壮,饮马祁连战鼓频。伫立滩头忆逝水,万家灯火为谁明?”他还专为记者小熊题写了“陇原兵情”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寄托他对家乡人民的眷念之情。

  第三天,我们结束慰问采访启程返回,喻将军特地到宾馆来送行。我们送给他从家乡带来的两个石膏枕头,一提腌菜,他连连说好。他也送给我们每人一套夜光杯,还有一套是专门送给万老师的,只见礼品盒上附诗一首:“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人征战几人还。”我想,王翰的这首凉州词,不正是将军那种精忠报国、豪放旷达的激情吗?

  (张建国写于2007年9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