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软实力 为民族复兴强筋壮骨

           来源:凤凰网

\

红旗映朝阳 盛会沐春风

  这是一个热言时代。文化热点的不断生发,使得各种声音得以发声,言论的活跃盛况非过去能及。

  然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表象背后,却也有思想的单薄和卓见的匮乏。因此,我们选择这些文化热点,请长期投身其中、有所作为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言说所思、畅谈所感。

  摘录一家之言,难说正本清源、指点迷津,只期待能启迪我们跳出庐山看真面目,为前路点亮一盏心灯。

  胡彦林代表——

  海洋文化承载“和谐文明”的未来


\

热点背景

  从意识薄弱到热切呼唤

  历史的车轮驶入新世纪新阶段,海洋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目光。建设海洋强国,需要高精尖的海洋科技、繁荣的海洋经济、科学规范的海洋管理,这已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而在全体国民中培养海洋意识,打造中国的海洋文化,更成为一种热切的呼唤。

  2007年“南海一号”的打捞,让全民开始关注那片蔚蓝之下的文化价值;举世瞩目的上海世博会上,吉祥物“海宝”、太平洋联合馆、甚至是专供的海洋生物礼品,让人领略到海洋文化作为支撑这一盛会的力量;日前已经在天津开工建设的国家海洋博物馆,更因直接承载重塑中国海洋文化之重任,而备受关注。

  在“十二五”规划中,党中央鲜明地把海洋发展战略列为重头戏。弘扬海洋文化,为建设海洋强国的奋斗目标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这是一项光荣和艰巨的任务。

  访谈直击

  现实,赋予我们重任和荣光

  “这些数字你可能不知道。”刚一落座,一身戎装的胡彦林代表就单刀直入。

  “我国有12海里领海主权;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我们还享有几倍领海宽度的国家管辖海域和遍及世界海洋的海洋权益;在太平洋,我国有7。5万平方公里拥有专属勘探权和优先商业开采权的多金属结核矿区;我国海岸线长度居世界第四,大陆架面积居世界第五,200海里专属经济区面积为世界第十。可惜,知道这些的人太少了。清末的落后挨打、近代海防危机、现代海洋权益之争,无不折射出海洋的重要战略作用。我们再不能轻视海洋了!”胡彦林竹筒倒豆子般的列举,让记者感到一股强烈的忧患气息扑面而来。

  国人对我们的蓝色国土知之甚少,原因何在?胡彦林一针见血地指出,是因为“我们全民的海洋意识总体不强”。而海洋意识的有待强化,又是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带有浓厚的陆地性质,缺乏海洋文化的内涵”。“海洋文化虽然比不上陆地文化在中国几千年发展史上所占的比重,但‘兴渔盐之利、行舟楫之便’、海上丝绸之路、郑和七下西洋、格言‘海纳百川’、妈祖文化等等,无不说明它自古以来一直拥有丰厚的文化底蕴。不把这些底蕴挖掘出来、发扬光大,我们今人愧对祖先。”

  一个民族想要复兴,必须先有文化的复兴,才能有跨越式的发展。让海洋文化发展壮大一直是胡彦林心中的夙愿和躬耕的土地。20多年来,他想的、说的、做的,全是“以海洋文化的繁荣来强化全民海洋意识,以全民海洋意识的提升来促进海洋文化繁荣”的事。今年的两会,他和其他代表一起提出了关于出台《海洋基本法》的议案,其中就有站在国家的层面建立健全海洋文化机制体制的内容。

  在胡彦林看来,胡主席提出的“和谐海洋”这一重大战略思想,就是未来海洋文化的前进方向。他认为,海洋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能起到3个作用。一是能鼓舞中华民族进行生存空间上的历史性拓展;二是能使我们的海洋实践达到一个自觉的新境界;三是能为我国文化软实力的发展增加现代元素。

  在胡彦林的床头上,静静地躺着一叠厚厚的文稿和一副眼镜。他告诉记者,那是由他担任总策划、历时3年孕育而出一部有关强化全民海洋意识、弘扬中华海洋文化的大型政论片。目前,这部片子正在有关部门审核,有些地方的修改工作他还要亲自来做。

  采访手记

  寄托希望的“线”

  胡彦林思维清晰,话语明快。带上眼镜,他是博学多闻的学者;摘下眼镜,又是雷厉风行的军人。从海上强国葡萄牙兴衰到近代海洋纷争,从北冥之鱼到妈祖文化,与记者聊到兴奋处,他甚至起身用起了“动作语言”。

  胡彦林给记者“画”了“一条线”:“以大连为起始,途经天津、青岛、舟山、福州,到海南为终端。海军这些年的发展有目共睹,海洋文化的繁荣也正在这些地方变为现实。”语毕,他还希望记者多到这些地方走走。

  顺着这条“线”,我们看到了一位老海军深入骨髓的海洋情结;借着这条“线”,中国海洋文化的瑰丽未来,正由蓝图变身为实景。

  刘世民委员——

  国学传播坚固信仰体系的根基


\

热点背景

  对“国学热”的冷思考

  国学,一个产生于上世纪20年代的名词,由于种种原因被冷落多年。然而,近年来,它却在学界与民间掀起了层层波浪: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国内第一个国学院,各地国学班、国学讲座盛行,大量文史读物畅销,各地祭孔等传统礼俗兴起,《论语》《诗经》在小学课堂风行……国学正以各种姿态,活跃于当代中国人的视野中。

  是真热,还是虚火?是夹杂了物质利益的泛娱乐化,还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回归?这值得我们好好思考。

  访谈直击

  立足今天感悟经典智慧

  刘世民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一直和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密不可分。从最初因工作需要从一些著作中引经据典,到潜心学习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刘世民对国学有了越来越深刻的认识:“今天,我们正走在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上,文化软实力的比拼日益凸显,如何重新审视并吸收传统文化的精髓为现实服务,是一个亟待引起人们高度重视的问题。必须清醒认识,才能有所作为。”

  从刘世民的侃侃而谈中,记者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大国学观”:“文明的发展是一个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过程。是各种文明相互融合的过程。我们今天学习和传承的国学,不单是历史的国学,也是现实视野、国际视野下的国学。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服务现实,贴近群众,是我们必须把握的学习宣传思路。”

  他告诉记者,他下定决心在这个领域做一点事,源于3个触动。2005年,他随团到巴西里约热内卢访问。期间,参加一个文化交流活动时,一首《阿里山的姑娘》的简单演唱,相比服装华丽、规模宏大、气氛热烈的桑巴舞,逊色不少。“我们中华文明的对外传播力度太小了,中国传统文化外国人知之甚少!”2006年,中央电视台首次开办《百家讲坛》,让国学经典和普通百姓之间有了一座沟通的桥梁。“走‘高端’路线的节目‘飘’在了天上,国学经典其实并没有真正走进老百姓的心中。”举世瞩目的十七大上,“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提出,更是触动了刘世民的敏感神经。“国学文化是我们的民族文化之根和文化复兴之源,核心价值观的构建、信仰体系的进一步加固需要吸收其中的精髓。”

  触动推动行动。从2009年开始,由刘世民担任总策划的感悟《道德经》之《和韵天歌》、感悟《诗经·风》之《东方神韵》、感悟《孙子兵法》之《兵道》等3台“中华经典系列咏诵会”连续推出。“在感悟的基础上引发咏诵,在咏诵的形式里传承经典”这一崭新的学国学的方法,得到了专家学者的肯定,也被广大老百姓所接受。

  对此,刘世民这样向记者解释:“我们所推崇的,不是对国学经典进行单纯意义上的训诂学阐释,而是倡导大家立足今天,以强烈的现实情感重新感悟经典智慧。用文艺的形式传播,更有利于突破横亘在百姓和经典之间的接受樊篱,让国学走下殿堂,走出教室,走到普通大众中去。”

  进入新年,刘世民越发地忙碌。今年8月,他们又将推出“先生——感悟《论语》咏诵会”,目前正处于紧锣密鼓的创作中。年内,他们还将计划带着已有的两台晚会走出国门、登上宝岛台湾,进行文化交流。而本次两会上,他提交的提案“大力传播国学经典,让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走向世界”,也正是托举这诸多作为的深层次思考。

  采访手记

  传播国学永无止境

  采访还未开始,刘世民委员就给记者递上几本关于国学、关于“中华经典系列咏诵会”的杂志:“先看,看完了再提问。”半个多小时后,在那几本书的“打底”之下,关于当前的“国学热”、传统经典在当代如何传承等问题,我们聊得很投入,也很深入。

  采访刘世民,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听课,因为他的每句话都在潜移默化地对你进行国学认知的普及教育。他对国学的研究之深、感情之醇,常常让记者心生佩服,那是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在起作用。

  刘世民说:“人的一生不可能都有很圆的句号,但人总是在不断地追求着那个圆点。我所做的,就是在追求那个圆点。”记者明白,对花甲之年的刘世民来说,国学传播永无止境,最重要的是享受其中的奥妙和精神旅程。

  嵇绍莹代表——

  先进军事文化引领激励青年一代


\

热点背景

  军事文化吸引当代青年眼球

  进入新年以来,在央视陆续播出的《第五空间》《我是特种兵》《大学生士兵的故事》《国防生》等一批军旅现实题材电视剧,成功吸引当代青年眼球,拥有了让人且惊又喜的庞大的青年观众群。这些电视剧,被专家评价为是“超越了军旅题材自身的具有普遍意义的当代青年题材的成功之作”,并由此引发了关于主流文化如何抢占青年一代这一“高地”的热议。

  其实,军旅题材电视剧颇具青年观众缘只是一个典型的代表。近年来,包含军旅歌曲、军事图书等诸多内容的军事文化,以其特有的昂扬向上、铁血硬气、爱国忠诚、理想至上的美学特征,越来越受到青年一代的推崇和追捧。当前,我们所面对的新课题就是:如何以先进的军事文化,熏陶和教育当代青年,对他们在人生导向上提供更深层意义上的引领和激励。

  访谈直击

  关键在于要有优秀的文化载体

  “我认为,当代青年钟情军事文化,反映的正是他们立足新形势的文化思考,是对建设一种以坚定理想、坚守正义、充满真情、呼唤英雄为核心的新文化的期盼。”谈及这一话题,嵇绍莹代表斩钉截铁地表态。

  什么样的军事文化才算先进,才具有吸引力?嵇绍莹列出了自己心中的等式:吸引力=时代精神+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文艺作品如果没有正确的政治灵魂,无异于行尸走肉,脱离了先进的思想内涵,更不可能有吸引力。”作为南京军区原政治部副主任,嵇绍莹对本军区的文艺创作如数家珍。“我们军区的文艺创作一直关注于现实,关注军队的改革和发展。话剧《虎踞钟山》《马蹄声碎》《陀螺山一号》,电视剧《DA师》《狼烟》《我的兄弟叫顺溜》《我是特种兵》,以及歌舞《小城雨巷》《青春河》《时刻准备着》《父辈》等,都是源于现实、反映现实的优秀作品。它们都在一定程度上生动反映了我军发展进步的步伐,反映了军队建设新的思想观念和新的视角,反映了我军广大官兵的昂扬向上的精神面貌。其中折射的新理念、蕴含的新思考,不仅不会与年轻人产生审美代沟,相反,很受他们的喜爱,得到了普遍的积极评价。”

  嵇绍莹指出:“当下,我们很多人看年轻人是戴着有色眼镜的,认为他们只懂享受,没有追求,其实不然。他们追求崇高和善良,喜欢高雅艺术,呼唤积极、健康、向上的精神沐浴。关键还在于我们有没有这样的‘精神大餐’提供给他们。”

  作为青年一代的重要“集结地带”,近年来,部队成分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兵员结构上,“80后”“90后”青年成为士兵主体、大学生士兵的比例日渐增大。这些新情况,让部队的文化工作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对于这个话题,嵇绍莹坦然而谈:“现在文化工作的环境不同了,文化工作面对的对象也不同了,部队过去的老传统,虽然还有着强大的生命力,但需要不断创新,需要我们寻找新的钥匙、新的载体。”

  据他介绍,南京军区部队在军营文化的建设中,着力在“推进部队文化与社会文化同步发展”“满足官兵对文化的新需求”“适应我军使命任务的新要求”等3个方面下了大力气,网络文化、广场文化、连队文化三管齐下,时代特色鲜明,英雄主义高扬,对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起到了极好的推动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要想增强文化的育人功能,仅在表层做文章是远远不够的,更多需要深层次的改革和创新。广阔天地,大有可为,更期待有所作为。”嵇绍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