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胜利上将1966年在磐安

            来源:磐安新闻网
  吴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司令员,上将军衔。吴胜利生于1945年8月,河北吴桥人。1964年8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94年,晋升海军少将军衔,2003年晋升海军中将军衔,2007年6月20日晋升上将军衔。曾任海军驱逐舰第六支队支队长,福建基地参谋长,海军大连舰艇学院院长,海军福建基地司令员,海军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2004年7月任副总参谋长,2006年8月起任海军司令员。


\

 吴胜利当年住的房子


\

村民郑寿星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吴胜利在这里插秧的情景


\

吴胜利等工作组成员开会研究工作的地方

  永加,我县新渥镇的一个小山村。最近,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曾在永加工作的消息让这个原本平静的小山村不再平静。

  1966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久的吴胜利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参加了永加村的社教工作组。那时的永加村属东阳县翠峰乡管辖。从东阳市档案馆我们找到了当时工作组的有关资料:永加村工作组共有8人,组长徐敬乐是常山县人委卫生科副科长,彭少华、吴胜利、庄文产三人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字七零三部队下派,彭少华为工作组指导员,吴胜利当时还是一名团员。

  43年过去了,吴胜利已成长为我军的著名将领,当年与吴胜利一起工作、一起劳动的小年青也都已年老。翻开这段历史,还要感谢永加村的郑敏老人。郑敏时任村文书,他把村里每次会议都详细记录下来,并装订成册保存了下来。我们来到永加村采访时,郑敏把这些笔记本找出来,与我们一起打开了尘封近半个世纪的记忆。

  43年,对历史长河而言,是弹指一挥间,而对人的一生来说,够漫长、够遥远。要回忆起43年前的事情,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于是,那一本本笔记本就成了我们找回记忆的线索。1966年3月9日,社教工作组来到永加村,共有7人,与档案资料有所出入,郑敏说其中时任东阳县仁川小学校长的陈德兴没来过。工作组进村后当晚就召开会议安排工作,吴胜利被安排联系6队、11队两个队。会议结束后,村里文宣队组织了演出,欢迎工作组的到来。

  按照中央统一规定,工作组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他们上午参加生产队劳动,下午研究工作,晚上开会或走访农户。吴胜利被安排住在郑三燕家里,吃饭安排在郑嗣厅家里。郑嗣厅回忆说,安排在他家吃饭的共有徐敬乐、陈德恩、吴胜利三位同志。当时生活条件较为艰苦,早饭吃玉米糊,晚饭是稀饭加玉米饼,基本上一天能吃上一顿饭就算不错了,菜也是以农家蔬菜、干菜为主,鱼和肉之类很难吃到,可工作组的同志从不埋怨吃得不好,欢欢乐乐,军民亲如一家。

  据老年人回忆,吴胜利长得瘦瘦高高,常年穿海军服,老少无欺,大家都叫他“吴同志”。每天上午,工作组同志都准时参加生产队劳动,不管累活脏活从不落下。郑敏至今还记得,有一天吴胜利和十一队生产队员到一块叫黄坞五十的田里插秧,因吴胜利是北方人,从没插过秧,拔秧苗拔得起却不会缚,吴胜利找郑敏教他,郑敏教了他两三次就学会了。然后由郑章林教他分秧,坐马步、插秧,学了半个小时,吴胜利就掌握了插秧技巧。郑嗣厅回忆,有一次吴胜利参加生产队挑栏肥,要挑到半山腰一个叫陈坞里的地方。150多斤的担子对村民来说并不重,因为村民会用扁担和担柱,可吴胜利用不来担柱,这样的重担显得有些吃力。挑到半路,扁担翻过来打在他颈上,红肿一大片,晚上郑嗣厅妈妈看了心疼不已,可吴胜利却说没事。还有一次,吴胜利正在家里吃中饭,突然下起了大雨,当时吴胜利正患感冒,可他放下碗就往晒场赶,与社员一起收稻谷,又是挑又是扛,等稻谷抢回家,他已全身湿透。

  在郑敏的笔记里,我们找到了一段吴胜利与他的谈话记录,时间是1966年4月26日晚。

  吴胜利(下为吴):家中欠粮多少?造房子用了多少钱?

  郑敏(下为郑):欠粮683斤,造房买木料用了70元。

  吴:欠账怎么还?

  郑:以后有了再还。

  吴:生活上有什么顾虑?粮食困难户有几户?

  郑:粮食有困难,62年欠粮140斤,65年欠200斤,66年欠350斤。

  吴:经济帐目是否清?

  郑:自己管经济,尚欠16元。

  吴:是否怕报复打击?

  郑:小人取气眼前,大人取气三年。

  吴:对大队干部有意见敢提吗?(见郑迟疑不答)我看你是有意见不敢提。

  从这段谈话中,我们可以发现吴胜利深入基层深入群众的工作作风。在村民心里,吴胜利非常关心群众生活,在郑敏的笔记本上有这样的内容记录:1966年5月9日,吴胜利在郑昌杨家召开社员会议,解决困难户的粮食问题,为6队、11队的郑敏、郑樟杉、郑寿星等6户农户解决了缺粮。

  在社教工作组期间,吴胜利等工作组同志经常组织群众学习《毛泽东语录》、学唱革命歌曲。时任村团支部书记的郑秋香说,《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大海航行靠舵手》、《南泥湾》等歌曲就是那时学会的,《愚公移山》、《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也是在那时候学的。吴胜利还在多家村民门板上书写了“毛主席语录”,村民郑金德家的门板上现在还隐约可见“毛主席语录”几个字,郑嗣厅回忆说,这是吴胜利用敲碎的竹箬醮红漆写的。

  吴胜利等工作组同志注重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积极培养农村干部,发展农村党员。郑秋香、郑振东、郑嗣厅、郑汝奎四人就是在那时吸收为预备党员。郑秋香清楚地记得,吸收为预备党员时,吴胜利找她谈过话,要求她积极参加工作,努力学习党章,多为国家作贡献。

  在圆满完成社教工作组工作后,吴胜利等三名来自部队的工作组成员先返回了部队。离开永加村的具体日期已无法考证,村民们记得那是秋后的一天,天气已转凉,听说吴胜利三人要回去,郑嗣厅、郑秋良、郑汝奎三人去送他们,送到一个叫乌岭头的地方,吴胜利叫他们不要再送了,大家这才依依惜别。郑嗣厅说,吴胜利他们回去后,他妈妈时常提起他们,舍不得他们走。大约两个星期后,郑嗣厅收到了吴胜利从部队寄来的一封信,内容有一张半信纸,大约400来字,吴胜利在信里感谢郑嗣厅一家对他在永加期间生活上的照顾,并让郑嗣厅好好工作。

  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而记忆永不褪色。现在的永加村早已不是当时模样,当年吴胜利等人劳动过的田地依然在,种的不是稻谷,而是经济价值更高的药材;当年吴胜利等人劳动归来洗澡的小溪依然清水叮咚,两岸栽遍了鲜花绿树;当年与吴胜利等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的许多人还健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要是吴司令员能回永加来看看,那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