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军区司令员徐粉林谈我军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

\
徐粉林:1953年7月出生,江苏省金坛市人。1972年12月入伍,197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排长、连长、副处长、处长、旅长、师长,集团军参谋长、军长,2007年6月任广州军区参谋长,2009年12月任广州军区司令员。2001年晋升少将军衔,2008年晋升中将军衔。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共产党十七届候补中央委员。

  核心阅读

  我国不仅依然面临着政治、军事、外交等传统安全威胁的挑战,而且面临着恐怖主义、跨国犯罪、环境污染、自然灾害、严重传染性疾病等非传统安全威胁。

  核心军事能力的很多要素,如快速反应能力、远程机动能力、支援保障能力等,在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中具有普遍适用性和延伸性。

  应对多种安全威胁、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我军新时期的历史使命。古人云,“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养兵千日,用兵千日”已成常态,为军内外、国内外广泛关注。随着我军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深度和广度的拓展,它对我军核心军事能力和遂行非战争军事任务能力的提高,意义更加重大,作用更加明显,同时对我军官兵的能力素质和部队建设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

  5月25日,广州军区司令员徐粉林中将就此接受了本报记者朱思雄的独家专访。


  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核心是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

  问: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新时期我军的一项重大命题。它的具体含义是什么?对国防和军队建设有哪些新的特点要求?

  答:应对多种安全威胁、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是军委胡主席科学分析和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的新特点新趋势,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对我军职能使命的新概括、新论述、新发展,符合我国的基本国情,符合我军的性质和宗旨,是适应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新变化。我理解,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内涵非常丰富,核心是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同时,不断提高维护海洋、太空、电磁空间安全的能力以及遂行反恐维稳、应急救援、国际维和任务的能力,确保我军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能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为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提供坚强的安全保障,为维护国家利益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撑,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这一重大战略思想的提出,深化了对我军地位作用的认识,揭示了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基本规律,丰富了军队建设的指导理论,实现了我军职能任务与时代发展的高度统一,对军队建设和力量运用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是要着眼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新需求,努力建设一支与我国地位相称、同我国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军事力量;二是要着眼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全面提高我军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核心军事能力;三是要着眼维护社会大局和谐稳定,随时做好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各项准备;四是要着眼军事力量运用的新趋势,积极创造战斗力持续发展的有利条件。

  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触角就延伸到哪里

  问: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我军提出“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这一概念提出的背景是什么?

  答:我认为,应对多种安全威胁、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这一新的使命任务提出,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

  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当前,我国不仅依然面临着政治、军事、外交等传统安全威胁的挑战,而且面临着恐怖主义、跨国犯罪、环境污染、自然灾害、严重传染性疾病等非传统安全威胁。尤其是一些分裂势力企图把中国领土分裂出去的危险依然存在,周边还存在着一些复杂而敏感的历史问题和现实问题,我国安全形势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

  国际因素和国内因素互动性增强。在经济全球化、信息网络化不断发展过程中,我国与世界各国的联系日益紧密,境内外人员和信息流动日益增多、加快,一些国内问题处理不当就可能演变为国际问题,一些国际问题传导到国内也可能诱发社会稳定问题,维护国家安全的复杂性增大。

  国家利益拓展扩大了安全问题范围和领域。我国经济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据有关资料介绍,目前,我国国民经济对外贸易超过70%,石油对外依存度接近50%,70%的外贸需经海运,事关国家发展的能源资源、能力通道、海外资产和海外人员安全问题日益突出。维护海上通道安全、太空安全、信息安全以及海外重要资源产地安全,已经十分现实地摆在我们面前,客观要求我们必须适应国家利益拓展的新要求,不断赋予军事任务以新的时代内涵,确保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触角就延伸到哪里。

 

 战争和灾难的突发性、残酷性、破坏性,使官兵面对生死考验更加严峻直接

  问:“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对我军官兵的能力素质提出了新要求,您认为主要有哪些方面?

  答:人是战斗力的主体,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对我军官兵的能力素质提出了新的更高标准和要求。

  一是必须具备过硬的政治素养。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要求广大官兵增强政治敏锐性和鉴别力,始终做到头脑清醒、信念坚定,自觉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执行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命令,为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一往无前。

  二是必须具备良好的信息化素质。掌握联合作战、信息作战等现代作战理论,掌握信息基础知识、计算机和网络基础知识、信息安全以及电磁波、电磁场、电磁频谱等知识,掌握信息获取、传输、处理等基本技能,适应信息化条件下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需要。

  三是必须具备精湛的军事技能。要着眼遂行作战任务需要,重点加强军事基础知识学习,熟悉手中武器装备性能,不断提高技战术水平,努力实现人与武器的最佳结合。在此基础上,要加强非战争军事行动专门知识、政策法规、社情民俗、宗教文化的学习研究,努力掌握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所需的装备操作技能、指挥技能和专业性战术技能,全面提高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

  四是必须具备顽强的战斗精神。战斗精神是部队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军克敌制胜的一大法宝。特别是在信息化条件下,战争和灾难的突发性、残酷性、破坏性,使官兵面对生死考验更加严峻直接,必须砥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连续作战的战斗精神;必须砥砺志坚如钢、百折不挠、压倒一切敌人的意志品质;必须砥砺沉着冷静、临危不惧、敢打必胜的心理素质。
\
确保第一时间掌握真实情况、第一时间主要指挥员到位、第一时间主力部队上得去

  问:近年来,广州军区在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中有很多具体的实践,通过这些具体的实践,您觉得有哪些经验和启示?

  答:广州战区在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主权完整上,担负着光荣而艰巨的使命任务。近年来,我们在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大力加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军事斗争准备的整体水平大幅提升,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不断增强,先后完成了抗击南方雨雪冰冻灾害、参加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灾害救援、支援广西抗旱救灾等重大任务。这些实践,为我们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全面加强部队建设,确实提供了许多有益的借鉴和启示。

  启示之一:必须坚决听党指挥,视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我军之所以能够在国家利益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源于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根本原则的长期教育,源于人民军队性质宗旨的始终坚持,源于优良革命传统的潜移默化和继承发扬。实践证明,只有不断强化军魂意识、宗旨意识,才能有效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始终保持军队建设的正确方向。

  启示之二:必须始终把提高战斗力作为搞建设谋发展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战斗力是部队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先决条件,要牢固树立战斗力标准,始终基于威胁、基于任务、基于能力搞建设谋发展,着眼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把提高核心军事能力作为战斗力建设的根本着力点,牵引带动军事斗争准备和部队全面建设。

  启示之三:必须科学统筹核心军事能力与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一方面,紧紧扭住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能力这一核心要求,加快构建新型作战力量体系,全面提高信息化条件下威慑和实战能力。另一方面,切实把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摆在重要位置,突出应对重大恐怖袭击、重大群体性事件、重大自然灾害、重大安全事故等非传统领域安全威胁,完善应急指挥机制和预案体系,加强军地协同,抓好专业训练,努力提高部队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启示之四:必须建立健全处置突发事件的应急机制。把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纳入部队建设的总体部署,深度研判可能面对的威胁和担负的任务,建立健全情报会商、联合指挥、应急动员、应急响应等机制,确保第一时间掌握真实情况、第一时间主要指挥员到位、第一时间主力部队上得去。(朱思雄)

  名词解释: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

  遂行,军事术语,意为成功、圆满地执行任务或进行某种行动。

  多样化军事任务,包括战争行动和非战争军事行动,是新的历史条件下军队履行使命的重要任务样式,是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重要手段,是维护国家利益、实现国家政治和外交目标的常态化军事行动。遏制战争、打赢战争是军队第一位的任务,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是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的核心,但在和平、发展、合作的新时期,非战争军事行动日益成为军事力量运用的重要方式,比如军队经常执行的反恐、救灾、国际维和、维护权益、国际救援、安全警戒等任务。(朱思雄)
\
 遂行非战争军事任务也是提高核心军事能力的有效途径

  问:核心军事能力,是军队遂行作战任务应具备的综合战斗力,是国家战略能力的重要支撑。请您介绍一下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与提高核心军事能力之间的关系。

  答:好的。新世纪新阶段,我军的核心军事能力就是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的能力,这也是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的核心。综合来看,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传统安全威胁仍大于非传统安全威胁,国家被侵略、被颠覆、被分裂的威胁依然是第一位的。因此,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始终把军队建设的着力点聚焦到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上,不能因为强调非战争军事行动的重要性,而冲淡或动摇核心军事能力的根本地位。

  当然,遂行非战争军事任务也是提高核心军事能力的有效途径。核心军事能力的很多要素,如快速反应能力、远程机动能力、支援保障能力等,在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中具有普遍适用性和延伸性。要利用非战争军事行动情况频发、出动迅即、行动联合、处境高危和强度急剧等特点,充分发挥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淬火”和“检验”作用,引导官兵练指挥、练意志、练作风、练保障,深入查找部队在核心军事能力建设方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同时,遂行非战争军事任务独特的组织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核心军事能力建设是有益的补充、拓展和借鉴。我们应善于汲取非战争军事行动实践的经验教训,及时转化、推广和普及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实践成果,促进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向广度和深度发展。

  完善平时应急、战时应战的联合指挥机构,提高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指挥效能

  问: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首要的是必须具备和练就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核心军事能力。但是,在和平时期,核心军事能力的检验,并不都能通过战争来进行。相反,非战争军事行动可能更多,也同样为社会广泛关注。您认为我军在这方面有哪些急迫的工作要开展?

  答:是这样的。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一个是要具备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核心军事能力,一个是遂行非战争军事任务的能力。非战争军事行动,是新的历史条件下军队履行使命的重要任务样式,是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重要手段,是维护国家利益、实现国家政治和外交目标的常态化军事行动。当前比较急迫的工作重点有五个方面:一是要建立健全联合指挥机制,通过形成多元一体、整体联动、顺畅高效的军地联合指挥机制,完善平时应急、战时应战、平战一体的联合指挥机构,提高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指挥效能;二是要加强专业力量建设,适当增加工程、陆航部队等专业力量的比重,合理统配和部署专业力量,推进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整体提升;三是要从实际出发,突出提高维护安全环境的战略威慑能力、控制事态发展的危机处置能力、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能力;四是要提高综合保障能力,不断强化军地联合、军民融合的观念,搞好应急保障战略预置,重点提高跨区、跨境军事行动保障能力,满足各类非战争军事行动的特殊需求;五是要高度重视非战争军事行动有关立法工作,不断深化理论研究和教育训练,为非战争军事行动提供法理依据和人才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