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粉林:做好信息时代军事斗争准备

  随着人类社会向信息时代迈进,世界军事领域发生一系列深刻变革,但战争的本质及其内在规律没有变。我国古代伟大的军事家孙子的军事思想,就一直在影响着中国乃至世界军事的发展,他的军事辩证法以及谋略思想至今仍被世界军事领域所推崇。借鉴孙子军事思想,研究信息时代军事斗争准备的战略指导问题,意义重大。

  要防止“无委积而亡”

  军事斗争准备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具有不同的内容和特点。在冷兵器时代,生产力水平低下,战争准备相对简单。正如孙子所说:“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军争篇》),战争准备的内容主要是招兵买马,组建军队,排阵习武,筹备粮草,制造兵器、装具等,更多地体现为直接针对某一场具体战争所进行的准备。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战争的规模、范围、强度、样式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军事斗争准备的内容,较之冷兵器时代和工业时代更加广泛,不仅包括政治、军事、经济、外交等一般内容,更突出了科学技术、信息系统的准备和武器装备的更新。信息化战争对国民经济的依赖更大,战争爆发突然,临战准备时间短,准备的复杂性、艰巨性更加突出。因此,不进行长期、充分准备所造成“无委积则亡”的后果,将更加严峻。我军做好信息时代的军事斗争准备,应针对信息化战争系统对系统、体系对体系的整体对抗特点,进行总体设计和统筹规划,处理好现实准备与长远建设、重点准备和全面发展的关系。

  坚持与时俱进

  《孙子兵法》产生于2000多年前的春秋末期,当时中国正处在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转型期,这部兵书顺应了时代变革的潮流,有些原理、原则在今天看仍然是不朽的。当今社会又处在一个由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转型的历史关头,我国军事战略面临着严峻挑战,特别是军事斗争准备的现状,距离时代变革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比如,在思想认识上,受传统战争理念的影响,跟不上战争形态的变化,没有完全摆脱机械化战争的思维模式;在编制体制上,结构不合理,缺乏系统整合,尚未形成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在武器装备上,整体上与西方强国还有一定的距离;在人才建设上,机制还不够健全,复合型指挥人才、专家型技术人才、实战型信息人才比较缺乏;在军事理论上,还跟不上信息时代的发展要求,对信息化军事斗争准备实践的指导功能不强。我们研究孙子军事思想,就是要掌握他的军事辩证法和创新精神,坚持与时俱进。

  兵非益多,足以并力

  信息时代军事斗争准备的实质内容,是实行战争体系的综合集成,这是提高我军打赢信息化战争能力的重要途径。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提高我军建设的质量,真正实现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的转变。正如孙子所说:“兵非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行军篇》)孙子的这段话包含了两层意思,“兵非益多”是说兵不在多而在精,质量要高;“足以并力”是说兵力使用要集中,战力要高度聚合。我军信息系统综合集成建设,继承和发展了集中优势兵力的思想,“集成”已经大大拓展了“集中”的内涵。它已不是过去那种人力集中形成数量规模的概念,而是战争体系经过信息链接后形成的技术与能量的交融聚合,对作战能力的提升已不是简单代数和,而是乘积乘方意义上的指数递增。过去战争强调的“足以并力”,是指在战术、战役、战略三个层面上集中兵力,现代战争体系的综合集成,恰恰是要打破层面和条块分割,改变过去那种层次传递的树状结构,实现指挥体系扁平化。

  攻防兼备,谋求“全胜”

  信息时代的战略竞争,实质上是综合国力的竞争。当前,我们面临的主要战争威胁是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这种战争是军事、经济、外交等方面的综合斗争。因此,信息时代的军事战略,不仅是利用军事力量赢得战争胜利的战略,更是运用国家综合实力争取和平、遏制战争的战略。一个国家只有综合国力强盛,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孙子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谋攻篇》)这一论断不仅体现了谋略至上的思想,同时也告诉我们,战争策略不仅仅是个军事问题,也是政治问题、经济问题和外交问题,只有综合运用多种斗争手段,充分发挥各个领域的制衡作用,才能掌握战略上的主导权。

  孙子曰:“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九变篇》)只要我们扎实做好信息时代军事斗争准备,形成强大的国防实力,就能从容应对各种挑战和战争威胁。(来源:光明日报/某集团军 徐粉林少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