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范长龙上将的“五个一生”

           来源:鸭绿江晚报
  今年春节前,一位老战友给刘文善打来问候的电话。在电话里,这位老战友仔细询问了刘文善的情况,说,请你给战友们带个好。

  刘文善是丹东东港菩萨庙人,1980年从部队转业后,工作几经调动,目前在大连工作。他的这位老战友也是丹东人,41年前,二人坐同一辆军列入伍当兵。老战友的问候让刘文善心中甚是感慨,41年了!彼此间浓浓的战友情还是没有淡去。无论地位发生怎样的变化,这位老战友依旧牵挂着他,这份牵挂让刘文善动情。

  刘文善的这位战友叫范长龙,济南军区司令员,共和国上将。加上范长龙,丹东这片土地共出了四位上将,另三位是周桓、徐惠滋、于振武。

  范长龙的电话让刘文善又一次陷入回忆,追忆起他和范长龙之间的点点滴滴——

  39年后 一同入伍的战友晋升为上将

  1969年1月,20岁的刘文善应征入伍。来自东沟县(现东港市)三个乡镇的新兵被编入一个新兵连,下乡在孤山的知识青年范长龙和刘文善在新兵连里都当上了副班长。

  范长龙年长刘文善几岁。初识范长龙,刘文善就感受到了这位战友身上的亲和力,感觉这是一个很重情谊的人。

  刘文善和范长龙入伍时,沈阳军区的司令员是陈锡联上将。上将,对他们这些“新兵蛋子”来说,是从心里往外崇敬的,真诚地仰视。

  2008年7月,范长龙晋升为上将,成为主政一个大军区的司令员。作为一同入伍的战友,刘文善深感荣幸!范长龙是他一生的好朋友。有这样一位好战友,是他一生的幸事。

  入伍三年后,刘文善和范长龙都调到团政治处。1976年,还不到30岁的范长龙升任副团长。

  在和范长龙的接触中,刘文善感受到这位战友身上不一般的地方。还是当班长时,部队训练,范长龙总能带领全班把训练搞得很出色,深得领导嘉许。

  范长龙凭着自己的军事才能一步一个台阶,在他的军旅生涯里,除了副团长这个职务,几乎没有任过副职。他的任职履历是:战士、班长、排长、见习宣传干事、组织干事、指导员、营长、副团长(兼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师长、军参谋长、军长、大军区参谋长、总长助理、济南军区司令员。

  相识41年 浓缩了“五个一生”

  在和范长龙相识41年里,二人间浓缩了“五个一生”——

  一是:作为范长龙的战友,刘文善觉得这是自己一生的荣幸。

  二是:范长龙的夫人刘岩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做为结婚的礼物送给刘文善的妻子,这是刘文善一生的感动。

  1975年夏天,刘文善回丹东结婚。恰好,范长龙也在丹东休假。听说刘文善回来了,范长龙来看刘文善。当听说刘文善是回来结婚的,范长龙和夫人刘岩感到有些突然,为没有准备贺礼而有些歉疚。旋即,刘岩把上身的外衣脱下,跟刘文善的未婚妻说:“这是我今天刚穿的,也是新买的,如果你不介意,就作为给你结婚的礼物吧!”将自己身穿的衣服送人,只有最好的朋友才能这样做!好朋友间,任何馈赠都是最珍贵的真情。这件事,让刘文善一生都为之感动。

  三是:用没装胶卷的相机给范长龙拍照,是刘文善一生的歉疚。

  那是在1972年,范长龙的姐姐到部队看望范长龙。在长春火车站,范长龙让刘文善给他和姐姐照张合影。但在两天后,刘文善欲冲洗胶卷时发现,相机里竟然没有装胶卷!

  这件事,让刘文善怀着对长龙一生的歉疚。

  四是:没有保留长龙的工作照,是刘文善一生的遗憾。

  范长龙从当士兵时起,就一直是团里的先进典型。刘文善在团政治处当宣传干事时,曾去采访范长龙。在吉林省双阳县范长龙所在部队驻地,刘文善给范长龙拍过很多工作照。

  但刘文善在调离工作时,把范长龙的工作照都移交了。

  在今天看来,刘文善当年给范长龙拍摄的照片是多么地珍贵啊!自己没有保存给长龙拍摄的照片,是刘文善一生的遗憾!

  五是:不求范长龙办一件私事,是刘文善一生的守则。

  范长龙的官阶越升越高,权力也越来越大,但他却是一个非常谨慎、从不滥用权力的人。和范长龙相识多年,刘文善和其他战友了解他这一点,所以,他和范长龙要好的几个战友相约:不找他办私事。

  浓浓战友情 一生牵挂

  相识41年,刘文善知道,范长龙既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又是一个看重情谊的人。战友情是他人生友情中的一个重要的部分。在离开沈阳军区前,范长龙几乎每年的春节,都回到丹东,跟在丹东的几个战友聚会。近几年,难得有闲暇和战友们相聚了,但他一直牵挂着老战友,每年春节的时候,他都会打电话问候战友。他的记忆力很好,在问候中,战友们多年前的点滴往事,他都记得。

  对老战友,范长龙心里有着深深的情结。他以前的很多战友现在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了,但对范长龙来说,战友情是很纯粹的东西,不掺杂功利的东西。他的一个战友退伍后,回到家乡,恢复农民身份。有一次,这位战友带着孩子去看已经成为“大人物”的范长龙。相见后,彼此间没有丝毫的生疏,范长龙热情接待,让这位战友心里异常温暖。

  2005年8月,刘文善去济南路过沈阳,换乘列车需要等三个小时。刘文善想利用这个空闲见见老战友,于是就给范长龙的秘书打电话。秘书告诉他,范长龙正在部队视察,晚上9点左右才能回济南。秘书说马上派车到车站接刘文善,让刘文善在部队招待所等候。但时间不等人,两个战友错失了这次见面的机会。

  一个问候的电话,让刘文善又忆起了很多既往,心头荡起丝丝暖意。一生的朋友,一生的牵挂,人生当足矣!

  (吴才天子 记者宁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