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一下我们的张又侠将军

             来源:振华军事
  现13集团军军长张又侠,出身:14军40师118团;家庭背景:高干。其父张宗逊,解放后授上将衔。当时14军有四大公子,陈赓的儿子陈知建;唐天际的儿子,好像叫唐双津,此子非常出色,应该说比张又侠要全面,但在车百尼战死了;谭甫仁的儿子谭半兵。现在张又侠为军长,陈知建为重庆警备区司令,谭半兵为沈阳军区的中层干部,如唐双津不死,那是一条好汉。

  张又侠可说是个天生军人料。大概是在76年云南演习时,他身为连长。演习完毕后总结发言,在张又侠谈总结时,总参人员给予高度评价,当知道他的出身后说“怪不得”。但他也很张狂,压制政治搭档,当时军首长就骂他,谁给他当政治搭档都成了摆设。他的发迹来自于对越战争,79年以连长职参战,作战主动积极,战后很快提升为118团长,建功于84年老山作战。

  老山为中越边界线上的一个主峰,谁站住脚都能控制对方纵深数十里。和平边界线应是非军事区,但越军以一个加强营占据,随即发生拔点之战。我军以40师全部完成作战任务,40师以118团为主攻,以张又侠为主制定作战(进攻)计划,此计划是文革后第一个完整的步炮协同计划。经过炮击后步兵开始攻击,当步兵到达敌前沿200米内时炮击后延,总共40分钟拿下主阵地,但总歼敌人数不多。

  关键是防守作战非常出色。敌失去老山后集中两个师的兵力反扑,由黄连山省的越南第二军区司令武立中将指挥,此人是自抗法以来越南军中老战士。118团在松毛岭有一个班,9名战士。在敌集团冲锋下坚守阵地,共歼敌近300人,其中一个战士坐于猫耳洞中,上来一个打一个,共打死30余人,这个班牺牲6人,战后被命名为“9勇士班”。

  在敌全线猛攻下,40师也有艰难的时刻,有人看见师指挥所有人在烧废纸,以为可能撤退。此役越军的集团冲锋相当猛烈,可能是越军自建军以来的历次作战之最了。3天时间里越军阵亡3000余人,阵地前死尸遍野,加上天气炎热,很快就臭不可闻。后来我军用高音喇叭向越军喊话,让其收尸,数天乃完。战后越军总指挥对部下说,要学习中国军队,他们要攻就攻得下,要守就守得住。这一仗也吸引了许多国家军事人员的关注,据我所知就有泰国和朝鲜的军事人员到现场观察了解,那时的朝鲜军官私下表示中国的路走得对。

  张又侠随后升任40师副师长,师长,13军副军长,军长。当年他还给刘华清写了一个报告,阐述建立一只蓝色海豹突击队,蛙人性质,藏于远洋货轮中,突袭南中国海上的外军大型舰船,还自荐为这支部队的首任军事长官,时为80年代末。不管怎样,中国还就是应该多一些这种富有想象力的军人,不知此公现在可还有当年的霸气。

  张又侠在40师时也尝试过军队经商,结果失败了,而且险些吃亏,估计是有教训的。到13军正可煞住军内腐败,但愿如此。14军当年一大批团级干部非常反感军地两用人才的说法,在会议上公开指责总政的这个办法害了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