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廖锡龙的传奇经历:将军成长三遇伯乐

  来源:中华网
       在廖锡龙将军的从军路上,他能从一个普通士兵一步一步地走到将军,现在成为中国军界最高层中央军委中的一员,这当然有他的个人素质和不懈的努力进取,同时在他的成长路上,军队也为他提供了每一个时期让他充分施展才华的发展平台。在廖锡龙从士兵到将军的成长路上,经历了三次困境,差点夭折了这位将军:第一次是当战士六年后面临退伍;第二次是在他担任师作训科副科长(正营职)时,面临转业;第三次是刚到军事学院时,面临退回原部队。

  但当这三次决定廖锡龙是否在军队继续发展下去的时候,他都有幸碰上了伯乐,伯乐们给他提供了在军队比之前更高一个层次的施展才华的发展平台。廖锡龙是一个办事很执着、坚毅的军人,六年的战士生活、十四年的基层军官生活都没有磨掉他的追求,他一步一个脚印,从不放弃机会,只要遇上了机会,他就能驾驭它、把握它,最终争取到了他在中越战争中大展全才的机遇,成为了中国新一代有代表性的将军。

  廖锡龙1958年12月从贵州思南县应征入伍,到1964年底,他在军队服役了六个年头,当时人民解放军的陆军战士的服役期为三年,但部队根据需要可适当延长,但一般延长服役年限的战士大都是技术兵种,在步兵连队服役年限延长到六年的战士肯定是当时离不开的训练军事骨干。1963年,和廖锡龙同年入伍的四川籍战士石伦常提干在该连一排任排长(后来石伦常继廖锡龙之后担任了91团第14任团长和31师师长);1964年12月,石伦常又当上了步兵第6连的副连长。廖锡龙1963年就被列入了干部苗子,但在干部考查时,因只有高小文化被挤了下来,但仍作为军事训练骨干和干部苗子被留在连队继续培养,这给予了廖锡龙1964年在全军大比武中展示他过硬军事技术的表演舞台。他不负众望,获得了昆明军区大比武对抗刺杀比赛第一名,但因在当年9月3日销毁施工后剩余的一枚雷管,右手手指致残,他又错过了64年提干的机会。64年底,连队考虑到他已服役六年,提干无望,把他列入了退伍名单。这时廖锡龙从士兵到将军历程中的第一位伯乐出现了,一位师首长来到步兵第91团4连观看郭兴福教学法的班进攻汇报演习,看后赞不绝口,称廖锡龙是一位“很有指挥才能的干部苗子”。连队干部也正在为廖锡龙的去留伤脑筋,这下可有了机会,马上介绍廖锡龙本来就是作为干部苗子培养的,这位师首长要求陪同观看演习的91团干部开会研究,立即报送师里审批。由此,廖锡龙提干了,正式留在了部队,成为了一位真正的职业军人。由这位师首长给廖锡龙提供的职业军人平台,廖锡龙一直干到了师作训科副科长一职。

  1976年4月,31师进行精减整编,下属的三个步兵团都缩减为乙种团,部队干部一下子多了不少,77年至78年,部队将多余的干部集中起来住在一起,等待重新安排职位和转业。这时,廖锡龙已从军务科副科长调到了作训科任副科长,同时担任了31师预提班长骨干集训队队长,这可发挥了廖锡龙善于抓军事训练的长处,除完成正常的班长集训科目外,他还经常给这批班长传授刺杀技术,整天埋头于抓军事训练中。正当此时,31师开始精减机关人员,廖锡龙又被列为了精减转业对象。这时廖锡龙从士兵到将军历程中的第二位伯乐出现了,他就是时任31师的关福成副师长。关副师长说,“廖锡龙当战士时就是军事技术的尖子,军事技术过硬,带兵训练有两下子,还是让他留在部队,到步兵团去带兵吧。”经师党委反复研究,廖锡龙于1978年11月回到了步兵第91团任副团长。11月底,中越关系紧张,战争有了预兆,该团接到进入一级战备的命令,廖锡龙立即下到基层组织指挥临战训练。12月31日,该团恢复为甲种团,79年元月开赴中越战争前线,于是已身为副团长的廖锡龙有了在战场上施展才能的机遇。

  1979年91团在中越战争中,是云南战线唯一荣获中央军委授予的“二等功臣团”的步兵团队。整个对越作战中,廖锡龙作为副团长被派往该团3营加强指挥(我团每一个步兵营都有一位副团长下派),战场上三营在他的指挥下作战勇猛,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营”,该营9连被授予“猛虎连”的光荣称号,三营还涌现了“董存瑞式的战斗英雄”陶少文和“特级战斗英雄”李光辉。根据廖锡龙在战场上的优异表现,部队撤回营区后仅一个月(1976年6月),廖锡龙被任命为91团团长。

  1979年中越战争后,中央军委对这次参战的部队和人员很重视,各个军校都到参战部队招收了大批的战斗骨干。80年军委从长远考虑,决定在全军团一级的军官中选拔一批优秀的指挥员(对越参战部队更是重点)到北京军事学院学习,为中央军委第三梯队选拔苗子,作为二等功臣团的时任团长廖锡龙也被选上了。

  80年7月,廖锡龙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最高学府--北京军事学院,在军事学院入校审核中,廖锡龙又因只有小学文化被列入退回部队的名单中。这时廖锡龙从士兵到将军历程中的第三位伯乐出现了,他就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方毅。说起来这一事件真的很传奇,79年4月,91团从云南撤回国后,在云南个旧市修整,方副总理带领中央慰问团到该团慰问,作为云南战区唯一一个二等功臣团,方副总理在该团呆的时间要久一些,并下到各连队进行慰问,廖锡龙一直全程陪同,所以方副总理对廖锡龙有很深的印象。廖锡龙到军事学院报到后,该院的保障分队正在进行军事体育运动会,这正好合了廖锡龙的胃口,他放下背包就去参加了运动会。五公里武装越野赛跑是部队军事体育的传统项目,廖锡龙主动要求参加其中一个分队的比赛。在准备时,廖锡龙提出要带防毒面具与其他分队进行比赛,该分队的战士们看见廖锡龙已是近四十的人(37岁),认为你能带防毒面具跑,我们也当然也能,就凭年轻我们也要胜你一筹。参赛者在军事学院附近跑了一圈后回到军事学院运动场时,只见廖锡龙身上背了几支抢(有的战士跑不动了,廖锡龙帮助他人背枪,因团体越野赛必须是人到齐、装备到齐,才能算完成任务),跑在队伍的最前面。刚巧这时军事学院院长陪同方毅副总理在主席台上观看比赛,方副总理问院长,“跑在最前面岁数大的是他们的连长吧?”院长查实后回答,“他不是连长,是新学员,叫廖锡龙,来自云南部队,其他条件不错,只可惜文化太低,已准备退回原部队”。方毅副总理一听是廖锡龙,就说到:“廖锡龙我见过,他所在团是昆明军区对越作战中打得最好的一个团,他当时是副团长,很善战。你们军事学院在解放初期建院时,把我军象杨得志这样一批‘打出来'的军人培养成了我军的高级将领,他们参加革命时很多人也没有什么文化啊!现在还能这样办到吗?”于是,军事学院在重新研究后留下了廖锡龙。

  一年后,廖锡龙以7门课程6优1良的优秀成绩毕业于军事学院。当年,在我军举行的华北大演习中,他担任其中一个师的师长,出色地完成了演习任务。邓小平亲临现场观看了演习,中国新闻界对这次现代化地大规模的陆空协同演习做了大量的报道。廖锡龙也引起了中国军界上层的关注,内定他为中央军委第三梯队苗子。

  1981年8月廖锡龙回到云南,继续任91团团长,干部和战士们(廖锡龙只离开团队1年,期间工作由副团长傅忠诚代理,该团战士干部变动不大)发现廖锡龙学习回来后起了质的变化,也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他多了一副眼镜,比以前胖了一些,更加显得魁梧,说话和布置工作很有条理,思维更敏捷了。笔者同过事的参谋事后(这时我离开部队到南京政治学院学习)告诉我,“他说话很有哲理,完全和一年前变了一个样,还给战士们讲起了哲学,很受战士们的欢迎。给他当参谋不像过去那样紧张了,跟他下连队,只要注意记录,回来按他的记录写出来就是一篇不用改的好材料”。我这位同事参谋问过他,“怎么在军事呆了一年,你的变化就那么大啊?”廖锡龙回答,“过去吃文化低的亏太大了,特别是听说要被退回部队,留下后就特别珍惜学习时间,一年中我几乎每天只休息三四个小时!”后来的一次演习中,我也问过已是副师长的廖锡龙这个问题,他也这样回答我,我当时还戏说他到军事学院吃了一年的“墨水补药”,并开他的玩笑说他是“小学大专”。

  1981年11月,廖锡龙在他从军事学院毕业回到91团近3个月后,升任31师副师长,这时他在91团已有很高的威望和号召力,不少干部和战士都用一种亲切而又崇敬的口吻称他为“廖二爷”、“廖老兵”。一位中国新一代有代表性的将军,一位中越战争中最杰出的名将的成长,在这时开始提速。在任副师长一年后,廖锡龙提升到32师任师长,半年后调回31师任师长。1984年2月带领31师参加了者阴山作战。84年5月,邓小平任命他为11军副军长(当时的人民日报登载“此命令是我军历史上少见的”);1个月后,又任命他为11军军长,统一指挥老山、者阴山作战。廖锡龙被评选为1984年全国十大新闻人物之一。1985年昆明军区和成都军区合并以后,廖锡龙任成都军区第一副司令兼云南前线司令员。

  军衔制实施时,这位成都军区的第一副司令被授予少将军衔,而其他的一些排位次于他的副司令却被授予了中将军衔,这是因为廖锡龙在当团长时,他们已是军长了。这个军衔与排位间的奇怪故事也算是廖锡龙将军的一个传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