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继耐:人民艺术家阎肃

  2010年7月25日晚,空军政治部隆重举行了阎肃作品音乐会,军委领导观看演出后,对阎肃同志为军队文艺工作和国家文化事业作出的重要贡献给予了充分肯定,称赞他是忠诚于党的军队文艺战士、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

  我是阎肃同志艺术创作辉煌历程的见证者。我在年轻的时候,就非常喜爱他的作品,在近几年的工作交往中,我对他有了更加深切的了解。我对他的人格很敬佩,更为他八十年辉煌人生路、六十载孜孜艺术情深受感动。

  60年来,作为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创作员,阎肃同志始终与伟大祖国的发展同行,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矢志不渝地讴歌主旋律,80岁高龄依然活跃在文艺工作第一线。他先后创作了1000多件文艺作品,获得100余项国家和军队文艺大奖,参与策划或主创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央视春晚、全国双拥晚会等100多场重大文艺活动,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嘉勉。60年来,他创作的一部部红色经典犹如一道道亮丽的风景,鼓舞和激励了几代人;他艺术生涯的累累硕果,成为伟大时代阔步前进的艺术标记和我们这个民族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有人把阎肃的艺术成就称作“奇迹”。我认为,“奇迹”的诞生绝非偶然。只要我们了解他不平凡的艺术道路,走进他丰富博大的内心世界,就不难发现他创造“奇迹”的奥妙所在。

  阎肃同志对党有着深厚的感情,无论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定地爱党信党跟党走。记得他曾说过,他这一辈子做了6个正确选择:一是离开修道院去南开中学读书,二是在涌动的时代大潮中做进步青年,三是新中国成立后放弃学业投身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工作,四是服从分配从前台到幕后搞专业创作,五是下部队当兵锻炼,六是“文革”期间有人劝他脱掉军装并委以重任,他坚决回绝。这些在关键时刻做出的选择如同一把把火炬,照亮了阎肃同志的人生道路,并最终铸就了他对党的矢志忠诚和坚定信仰。“一片丹心向阳开”,这高昂的歌声是阎肃笔下革命者发出的铮铮誓言,也是阎肃的人生主旋律。

  1991年,苏联解体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就在这个时候,阎肃同志受领了歌剧《党的女儿》的创作任务。他把对党的一腔热血化作跨越时空的激情诗行,生动刻画出一位面对严峻考验坚守理想信念的普通党员的光辉形象。《党的女儿》上演后,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观众盛赞该剧是一曲中国共产党人的正气歌,是一堂撼人心魄的生动党课。

  让每一首军歌成为激励官兵的号角,是阎肃同志坚持不懈的艺术追求。他最爱穿的是军装,最爱去的是军营,最爱写的是军歌。他无数次上高山、下海岛、走边防,足迹踏遍了空军几乎所有类型的单位以及其他军兵种的部分部队,写出的《我爱祖国的蓝天》、《军营男子汉》、《长城长》、《我就是天空》、《云霄天兵》等军歌,抒发了革命战士爱国报国、乐于奉献的壮志豪情,充溢着军人的阳刚之美、英雄之气,成为军营传唱不衰的红色旋律。

  他创作的题材极为广泛,不仅写军营、唱官兵、吟颂党和国家军队的大事,还把敏锐的笔触伸向社会各个领域,聚焦群众关注的热点问题。为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创作的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不仅唱出了唐僧师徒西行取经的韧劲,更唱出了国人在改革开放之初勇于探索的闯劲。为央视纪念《商标法》颁布10周年晚会创作的“打假”题材歌曲《雾里看花》,竟被他写得那样唯美、朦胧、富有哲理,让人回味无穷。《变脸》和京腔京韵系列歌曲,则以浓郁的“中国风”展示中华文化的魅力。这些风格各异、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无不彰显民族特色、弘扬传统文化、紧扣时代脉搏。贯穿其间的不仅是阎肃同志深厚的艺术造诣,更是他高尚的社会责任感和执著的人文情怀。

  年年岁岁,阎肃同志从火热的生活里,从一座座飘扬着英雄旗帜的军营里吮吸艺术的甘泉。他常说,阅历即财富,没有速成的艺术品,必须下功夫积累。可以说,阎肃正是把自己几十年来丰厚的人生体验沉淀入心,才酿出了一首首醇美的歌。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组织上安排他到基层当兵锻炼,他倍加珍惜这个难得的体验生活机会,老老实实地当兵,很快融入连队,与官兵打成一片,在军营的熔炉里“烧了又化、化了又烧”,足足待了一年半,打下了扎实的生活功底。他满腔热情地拥抱生活,生活也无私地赋予他艺术创作的灵感和激情。在创作歌剧《江姐》时,他四下江南、两度入川,采访了江竹筠烈士的20多位亲人和战友。这些所见所闻与他解放前在重庆的亲身经历相互交织,饱含爱憎、浸透血泪的文字喷涌而出,一个铁骨铮铮的江姐形象跃然纸上。

  歌剧《江姐》一上演即引起轰动,创造了一年内演出257场、5次复排演出500多场的纪录,堪称新中国历史上影响最广、传唱最久的红色经典,树起了民族歌剧的重要里程碑。剧中所展现的“红岩精神”,已成为激励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不懈奋斗的强大精神力量。毛主席观看《江姐》后给予高度评价,并亲切接见了阎肃同志。2008年中国歌剧高峰论坛发行的纪念邮票精选出中国歌剧80年的8部代表作品,《江姐》和《党的女儿》均在其中。

  思想的厚度成就艺术的高度。阎肃同志巨学多才,博采众长,他深厚的理论素养、扎实的生活积累、厚重的文化底蕴和艺术素质,在文艺界众所公认。他的作品融思想性、艺术性和民族性于一体,在恢弘的主题和深邃的意境中体现出深沉的历史感和开阔的视野,具有豪迈博大的气象,可以说是“饱蘸沧海风云,书写时代旋律”。他的作品大雅归俗、大俗近雅,寓意深隽而文字精妙,匠心独运且浑然天成,既有“下笔便有绝尘之句”的惊叹,又有“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质朴生活气息。他善于用摇曳多姿的赋体手法拥抱多种题材,以雄浑典雅、丰赡明朗的艺术风格独树一帜。

  古人说“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阎肃同志是一位勤奋的耕耘者,不少精品佳作都是他多年思考和积淀的结晶。在创作中,他常常为一句歌词揣摩几个星期,为一个字茶饭不思。每一首歌词的背后,都是多少个辗转反侧的日日夜夜。这种追求卓越、精益求精的精神和作风,使得他的作品不但一经推出即广为传唱,而且在漫长的岁月中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捧读他的一部部经典之作,我不由感慨:打磨作品,他也在打磨着自己的人生;投入作品,他投入的是整个生命。正因为如此,他才成为艺坛了不起的“常青大树”。

  在艺术上常出大作品的阎肃,在生活中却甘于扮演“小角色”。他常说,“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我就是个普通人。”面对一顶顶耀眼的桂冠,面对不绝于耳的赞誉,他居功不自傲、艺高不自满,永葆普通党员、普通老兵、普通文艺工作者的本色。对文艺新人,他倾心呵护、无私提携,把艺术的接力棒传给年轻人。他品德高尚,对家庭也极端负责,是名副其实的“模范丈夫”、“慈爱父亲”、“可托付的大哥”。他激情燃烧,乐观向上,童心未泯,正如他自己所说,“像孩子一样快乐,像孩子一样简单,像孩子一样好奇”,以超然率真的心境笑对人生,不断焕发艺术创作的活力。

  阎肃同志是事业的强者,也是人生的智者。他曾写过一首诗歌《昨天、今天、明天》,告诉人们:人的一生不过三天,“不要忘记昨天,认真计划明天,好好把握今天。”从诗中可以看出,他对人生的真谛悟得非常深透。今年他80华诞时,我送给他一副对联——“生只三日艺坛勤修壮心不已佳词妙句比梅兰香留华夏,岁已八旬军旅躬耕豪气依旧好戏奇文效松竹情洒神州。”这副对联表达了我对他的由衷敬重和真诚祝福。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如果活到100岁,我要再写红歌20年!”八十华诞时的铮铮誓言音犹在耳,阎肃同志又迈着矫健的步伐开始了艺术创作新的征程。在此,我再次衷心祝愿阎肃同志老当益壮、身康笔健,永葆艺术生命的春天!同时,希望军队广大文艺工作者,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战略部署,认真学习贯彻胡锦涛总书记最近在中央政治局第22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精神,自觉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努力创作更多深受部队官兵和人民群众喜爱、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的精品力作,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作出新的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