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张万年军事文选>有感》

  《张万年军事文选》出版了。书稿思想深远,内容丰富,较为系统地反映了张万年同志在各个历史时期、各个领导岗位上的军事思想和军事实践活动。我读完这本书,如饮一坛陈年老酒,从中品味出一位军人浓烈而悠长的带兵之情。  

  张万年同志出身贫苦,16岁参加八路军,从此他把自己的命运同人民军队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革命战争年代,他出生入死,屡建战功。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要职,直至成为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

  张万年同志壮怀激烈的人生轨迹,是许多共产党人英勇奋斗的一个缩影,同时又有其鲜明的个性特点。邓小平同志曾当面对他说:“你是个带兵的人。”短短一句话,饱含了老一辈革命家对张万年同志的深刻了解和高度信任。

  打开文选,“带兵人”的风采无处不在。

  带兵首先要动之以情。文选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抗战时期,张万年的母亲和另外一名战士的母亲来部队探亲。连长知道后,亲自接回两位母亲并向当地老乡借了房子安顿,又出去打草为她们烧炕取暖。晚上,连长还叫上张万年和那名战士,一起陪着两位母亲吃晚饭、拉家常。他动情地写道:“这顿饭,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正是从这件小事中,张万年同志深切感受到军队与人民之间的鱼水关系,也领悟到官兵之情所蕴含着的无穷力量。以后,无论担任中下级军官,还是身居军委副主席的高位,他都大力倡导并身体力行以情带兵。他指出,官兵之间的深厚感情出凝聚力、战斗力,用深厚感情带出来的部队是不可战胜的。

  以情带兵具体表现为爱兵、知兵、育兵、管兵、练兵、用兵,等等。爱兵,就是干部对战士要有父母之爱、兄弟之情,做到以情感人,以理服人;领导对干部同样要有深厚的感情,要有“三种心情、六个字”,即看到干部进步感到“高兴”,看到干部有困难、有问题感到“着急”,看到干部犯了错误感到“痛心”。知兵,就是上级要随时了解下级、干部要随时了解战士的真实情况、真实思想,做到“四个知道、一个跟上”,即上级对下级、干部对战士要知道在哪里、在干什么、在想什么、需要什么,思想工作和管理工作要跟上。以情带兵不仅体现了官兵一致的基本原则,反映了新型人民军队与旧军队的本质区别,而且把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蕴含于“情”字之中,使“为谁扛枪、为谁打仗”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之上。

  带好兵的关键是练好兵。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兵,兵不可一日不练。然而,长期的和平环境,容易消磨军人的意志。如何让官兵常备不懈,让部队保持战斗力,这是中外军事家普遍关注的问题。令人称道的是,作为优秀的带兵人,张万年同志一贯着力抓军事训练特别是训练改革,并总是站在时代的前列,立于改革的潮头。上个世纪60年代担任“塔山英雄团”团长时,他亲手把蹲点的连队培养成广州军区“夜间基础训练标兵连”,由此带动部队全面建设的跃进;70年代担任某“红军师”师长时,他率领部队出色完成总部和军区赋予的训练改革试点、示范任务,为全军训练改革起到了探索引路的作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军建设的指导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在邓小平同志关于要把教育训练提高到战略地位思想的指引下,张万年同志对军事训练改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曾严肃地指出,当前训练工作的唯一出路,就是要着眼未来战争的需要,进行大胆改革。他把训练改革的重点归纳为“四个围绕”,即围绕部队干部战士文化程度提高的情况,研究如何改进方法、缩短时间、提高训练质量;围绕协同作战的需要,研究如何改革战术训练的内容和方法;围绕提高战时保障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改革特种兵、专业部(分)队的训练;围绕与敌夜视照明器材作斗争,改革夜间训练。按照这一思路,他先后在武汉、广州和济南三个战区领导岗位上,根据各战区不同的具体特点,在训练改革上进行了一系列大胆尝试和探索,其经验得到总部机关的肯定和推广。

  进入90年代,为应对国际战略形势的深刻变化和世界新军事变革浪潮的迅猛兴起,中央军委适时确立了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时任总参谋长的张万年同志参与了这一方针的组织制定和领导实施。此后,他紧紧围绕新时期我军整体转型和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仗怎么打、兵怎么练”的问题,开始了新一轮军事训练改革的探索。他在反复思考后提出,训练改革要紧紧围绕以现有装备打赢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这一中心课题而进行。要在“三个搞透”、“五个突破”上下功夫。“三个搞透”,就是把敌人的情况搞透,把自己的情况搞透,把未来战场环境的情况搞透。“五个突破”,就是在作战对手的研究上有所突破,在干部知识和能力结构的改善上有所突破,在战法的演练上有所突破,在训法的改革上有所突破,在诸军兵种形成整体作战能力上有所突破。这一思想准确地抓住了当时我军军事建设中的主要矛盾,后来成为训练改革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推动了全军军事训练领域从内容、战法到训法、手段等方面一系列全面而深入的改革。担任军委副主席后,他更加重视军队整体转型中的训练改革。他敏锐地抓住某集团军开展“以劣胜优三两招”活动所闪现的群众智慧火花,指示总部及时加以推广,使科技练兵成为训练改革的新的聚焦点。他进一步指出,科技练兵,当前重点要解决“练什么、怎么练”的问题。“练什么”,就是要学习新知识,掌握新装备,研练新战法,造就新人才。“怎么练”,就是要依靠科技,贴近实战,发动群众,大胆创新,形成一套科学的练兵方法。后来,他又提出了要确立“科学、求实、练为战”的指导思想。所有这些,对于实现我军由传统练兵向科技练兵的历史性转变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真正掌兵带兵的人,从来都十分重视军事理论的先导和牵引作用。张万年同志也是如此。在一次听取军事科学院领导同志工作汇报后的讲话中,他明确指出,在新形势下,加强军事科学研究,深化军事科研改革,繁荣军事科学理论,是关系国防和军事建设全局的大事。为了争取21世纪的战略主动,现在世界各国军队都在调整军事战略,创新军事理论。未来战争的较量,首先表现为军事科研的竞争。我们一定要有很强的紧迫感,下大力深化改革,努力把军事科研工作搞上去,为军队建设和未来作战提供科学的、强有力的理论指导。为此,要把军事科研的着重点放在研究军队建设、作战的重大现实问题上来。要紧紧抓住军委、总部重点关注的问题,紧紧抓住部队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急需解决的问题,使科研工作始终贴近实际,更好地为军委、总部的决策服务,为部队建设和未来作战服务。

  一本好书的价值,不仅在于它提出了好的思想,更在于它引发了读者深度的思考。《张万年军事文选》真实记录了张万年同志在长期人民军队建设中不断开拓进取的思想脉络和心路历程,使我们充分领略到老一辈带兵人的深邃思想和丰富情感。更重要的是,它深刻地启示我们,当波涛汹涌的时代大潮扑面而来时,应该以怎样的态度、怎样的思维去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