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与和谐世界

  《孙子兵法》与和谐世界  ------第八届《孙子兵法》国际研讨会主旨发言

  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会长 刘源

  女士们,先生们:

  值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华诞之际,又适逢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成立二十周年,来自世界各国的《孙子兵法》研究专家共聚北京,就“《孙子兵法》与和谐世界”这样一个具有鲜明时代性的主题进行交流,这是一桩非常有意义的学术盛事。

  《孙子兵法》是中国传统兵学的经典之作,在世界军事理论界享有崇高的地位,它所揭示的战争指导规律迄今仍有重要价值。孙子之所以伟大,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他站在哲理的高度,从大战略的视野审视军事问题,不就战争论战争,使他的思想具有高远的理论境界,深邃的政治眼光和广博的文化内涵,并随着时代演进历久弥新,不断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下面,我愿就《孙子兵法》与和谐世界理论的内在关联提出几点看法,与大家一起探讨。

  和谐世界,是中国对世界和平与发展问题提出的新理念,其核心要义:政治上民主平等,和平共处;经济上互利共赢,共同发展;安全上互信合作,共同安全;文化上对话交流,求同存异。和谐世界理论,既是对中国奉行的和平发展战略的理论升华,也是对中国传统“和合”思想的继承和创新。《孙子兵法》作为中国传统军事文化的杰出代表,它所阐释的是中华民族对战争问题的独特认知,蕴含着中国文化重视和平、崇尚和谐的思想光辉。借鉴孙子的智慧,对于我们思考当今世界的诸多问题,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具有多方面的启示意义。

  启示之一:慎战——人类迈向持久和平的起点

  “慎战”是孙子对待战争的基本态度。《孙子兵法》开篇第一句就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孙子深刻认识到战争会给国家政权、国民经济和人的生命带来灾难,认为:“久暴师则国用不足”,“亡国不可复存,死者不可复生”,因而一再告诫统治者,“明主慎之,良将警之”。这个“慎”字,即为孙子一切战略思想的出发点。

  如果我们从中国历史的整体来考察,就会发现,“慎战”根植于中国文化传统的基本理念,是中国传统军事思想的基本价值取向。先秦诸子中,儒家主张“以德服人”,而不仅“以力服人”;道家强调兵凶战危;墨家主张“非攻”,尤其反对恃强凌弱的兼并战争。先秦以降,在两千多年的政治军事实践中,无数慎战安邦、黩武亡国的事例一再证明着慎战观得正确性,慎战成为历代明智统治者处理军国大政的基本原则。我们说,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正是基于这样一种流传久远的文化传统。

  孙子的“慎战”思想是在讲战争。当然,也必讲和平。战争与和平是人类社会的两种基本状态,减少战争就意味着增进和平。孙子提出,“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就是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非理性的战争;要使军事战略服从于求和平的政治战略;要冷静观察、顾全大局,“非危不战”;要审时度势、权衡利弊,“非得不用”。从这个意义上看,慎战可以最大限度地扩大和平空间,“化干戈为玉帛”。在人类尚不能消灭战争根源的今天,“慎战”从更高层次居安思危,是更积极意义上的备战,以确保国家安全,人民安康。“慎战”有助于国际社会理性地认识战争、积极地控制战争,降低战争的频率和规模,这是人类迈向持久和平的坚实步伐。我国倡行国际间和平共处,反对任何形式的霸权主义和滥用武力,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决不对外侵略和争夺霸权,正是基于慎战的理念和对自身及世界和平的真诚关切。

  启示之二:互利---构建和谐世界的基础

  “利”是孙子考虑一切战争问题的根本出发点。他说,兵“以利动”,“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战争的行止、战略战术的运筹都以“利”为指针。“重利”是孙子思想的鲜明特点之一,他的利益论深刻揭示了战争的根源和本质,彰显了中国传统思想理性务实的一面。

  孙子的利益论以军事斗争为核心,体现了朴素辩证的实践理性。首先,孙子所追求的是大利,远利,是“安国全军”的全局之利。为了这样的利,可以放弃那些小利、近利、局部之利,“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其次,孙子深刻揭示了利与害的辩证统一。他说:“军争为利,军争为危”,“不尽知用兵之害,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主张“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也就是说,指挥者在决策之时,要综合衡量各种利害关系,趋利以避害。“杂于利害”这四个字,不但拓展了孙子利益论的内涵,使之并未滑向唯利主义、黩武主义,同时也阐述了一种全面的、辩证的思维方式,为我们从哲学高度思考战争及其相关问题提供了理论工具。

  毋庸讳言,利益是国际关系的核心要素。争利是战争的根源,互利则是和平的基石。按照孙子“杂于利害”的观点来看,今天的大利、远利,就是在全球化条件下的互利共赢,和平发展。我们主张构建和谐世界,并不是无视利益争端的虚妄之谈,而是在深刻认识中国及世界根本利益基础上的理性选择。对中国而言,历史和现状决定了中国的发展必然是和平的发展,不但需要和谐的国内环境,也需要和平的国际环境。对世界而言,经历了战争之害,和平已经成为各国人民的强烈渴望;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各国相互依存日益加深,利益关系错综交织、密不可分,发展正日益成为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之所在。在和平与发展的大利面前,互利合作是唯一的正确选择。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使世界各国,无论大小、强弱、贫富,都能在互利互惠基础上共同发展、共同繁荣。这是缔造世界和平的基础,也是构建和谐世界的基础。

  启示之三:共济---谋求共同安全的前提

  《孙子兵法》中有一句尽人皆知的成语——“同舟共济”。孙子说:“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意思是说,吴国人与越国人本来互相仇视,在遇到危难的时候却能共弃前嫌、相互救助。这个成语的寓意是非常深刻的,它说明,在巨大的安全威胁面前,不同的利益群体可以团结合作,也只有团结合作,才能实现共同安全。危难时刻,踢人下水,大打出手、同类相残,不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孙子给出的答案是,相救如左右手,携手共度难关。

  “同舟共济”是逆境中相处的智慧,它将个体安全建立在集体安全基础上,通过相互合作谋求共同安全。这一理念在当今世界尤具启发性。当前,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期,在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之下,世界各国也面临着各种共同安全威胁。金融危机、恐怖主义、气候变化、大规模武器扩撒、能源资源安全、粮食安全等,都给世界和平与发展带来了严峻挑战。如何应对危机,谋求共同安全,成为举世瞩目的重大课题。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积极呼吁摒弃冷战思维,树立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建立公平、有效的集体安全机制,共同防止冲突和战争,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前不久在第6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即以《同舟共济,共创未来》为题,系统阐述了中国对全球和地区问题的看法和主张。在事关共同安全的各种国际事务中,中国一向身体力行,积极有效地推动着各个领域的国际合作。迄今为止,中国与绝大部分周边邻国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努力在睦邻互信基础上加强双边合作安全。中国积极推动地区安全对话合作机制,在上海合作组织、东盟地区论坛、中国与东盟(10+1)、东盟与中日韩(10+3)等地区安全合作中发挥积极作用。中国还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国际反恐合作和人道主义救灾行动、在应对金融危机、全球气候变化等方面发挥着建设性作用。这些都有力地证明,对中国而言,同舟共济不仅是理念,更是行动!

  启示之四:知胜---建立互信的关键

  孙子非常强调“知”的重要性。其名言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对于“知”,《孙子兵法》中有很多具体而精彩的论述,有人将之概括为“知胜论”。可以说,孙子用“知”透视战争迷雾,构建他的理论大厦。

  孙子讲“知彼知己”,是指对敌对关系的认识,“知”的目的是克敌制胜。但是,从哲学层面讲,“知彼知己”又具有认识论上的普遍意义,可以推及一切主客关系的认知之中,并实现从零和博弈到双赢多赢的转变。在国际政治领域,“知彼知己”必然成为世界各国互信互谅、和谐共处的前提。

  当今世界有200多个国家、2000多个民族,不同文明体系的差异容易造成误解、分歧。和谐世界理念追求“和而不同”的世界,主张不同文化文明间的对话与交流,通过对话与交流增进了解、建立互信;主张尊重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权益和诉求,在平等竞争中求同存异、共同发展。令人遗憾的是,尽管国际交往日益密切,但不同国家、不同文明之间的相互了解却远远不够,甚至出现了一些错误的观念,人为地增加了不和谐因素。例如,已故美国学者亨廷顿先生的“文明冲突论”在国际上影响很大,他认为西方文明与儒家文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将是未来世界冲突的根源。但是从中华文明的立场来看,此论的基础正是不“知”、无“知”,显然是西方中心论和对儒家文明的误读,即“不知己”,又“不知彼”。同样,国际上持 “中国威胁论”的很多人往往按照西方大国崛起的一般路径来看待中国的发展,对中国自身的历史规律和战略文化以及现实政策都缺乏深入的了解。这些现象都说明,国际间增进了解、建立互信是多么必要而迫切!在此,我非常希望参会的各国代表能通过这次研讨会更多地了解中国历史文化和现实政策,并在促进国际文化交流方面多做些事情。

  启示之五:全胜---维护和平的最佳方式

  孙子谈兵论战,但并不崇尚以武力制胜。他的名言是:“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兵不顿而利可全”的“全胜”是他的最高战略目标。他将实现“全胜”的手段分为四个层次:“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这四者之中,伐谋、伐交等政治、外交手段是最佳选择,伐兵、攻城等军事手段则是不得已而用之的下策。

  孙子“非战”思想的主旨,是通过和平手段达到目的,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胜利。这一思想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深厚的根基。先秦文献中,类似的论述还有很多。如,《老子》强调“不以兵强天下”、“善胜敌者不与”;《孟子》主张“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六韬》所谓“全胜无斗,大兵无创”;《鹖冠子》说,“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胜,善之善者也”,又说,“太上用计谋,其次因人事,其下战克”,这些思想都与孙子的全胜论完全契合。由此可见,“不战而胜”的全胜论是中国历代兵家、政治家、思想家一致倡导的战略理想,反映了中华民族高超的政治智慧和斗争艺术,也反映了中国渴望和平,力求以非战争手段解决争端的文化传统。

  我常不自觉地对比中国功夫与各国的拳跤搏击。世界上的格斗击人之术,多也自损伤身,“拳王阿里”英年早残,泰国拳师一身伤痛,听说日本相扑也多不长命。而中国拳师,一般都长寿舒健、和群仁义。因为中国武术将打杀与养生健身,把战斗与休战止斗、把搏击与修身养性、把斗狠与宽和做人揉为一体,完美结合,远不限于一种的术术。中国的兵法与武术,如出一辙,同源相通。“全胜”,可以说是孙子制胜观的最高境界!

  中国政府一贯主张以“非战”、和平方式,通过协商、谈判解决国际争端。这一理念是对先哲“全胜”政治智慧的继承和发扬,同时也是顺应了和平、发展、合作的世界大势。事实证明,在联合国框架内开展多边合作,是解决国际争端、维护世界和平切实有效的途径,在国际政治实践中越来越凸显出其合理性和优越性。中国的武装力量既是中国和平发展的有力保障,也是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重要力量。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中国都将一如既往地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一如既往地反对侵略扩张和霸权主义,一如既往地积极参与各种国际安全合作,为应对危机、遏制战争、维护世界和平发挥积极作用!

  女士们,先生们!

  孙子的“慎战观”、“利益观”、“共济观”、“知胜观”、“全胜观”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系统的思想体系,包括了从战争观、战争指导到战略目标设计等多个层次的丰富内容。今天我们择取这一体系的若干精华加以现代的诠释,不难发现,中国倡导的和谐世界理念深深根植于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是对包括《孙子兵法》在内的优秀文化的继承和发展。中国当前奉行的国防政策是服从和服务于构建和谐世界这一根本目标的。中国愿意也正在成为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重要力量。

  最后,预祝此次国际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