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源与父亲最后的日子

            来源:西陆尖锐前线
  据说后来刘少奇主席被隔离后,家人中只有您自己还可以接近他。那段日子是怎么度过的?您最后一次见父亲是什么情形? 

  刘源:父亲被隔离后,确实只有我一个人能接近他,因为我那时当过兵,从小和当兵的在一块,周围不管是哨兵还是卫士,都对我的印象很好。他们觉得我从小挺老实,就分配我负责给我父亲端饭碗、洗毛巾、送药。一般情况下是我在厨房把饭端好,然后父亲出来,我再把一杯水、小毛巾和饭给端过去。然后他进座吃饭,我就等着。父亲用完了,我再洗碗、洗盘、洗毛巾,完了以后,也不能扶他,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也不允许我和他说话,心里挺难受的。但是平常也不能接触,仅限于吃饭能见一面,别的时间都不能见。

  有一天他差不多吃完饭了,我就拿着他的小毛巾,在餐厅外一个小池子里洗毛巾。他忽然问我:“你妈妈在哪?”当时我特别紧张,因为不允许说话,一说话就……我说:“我妈妈就在后面,就住在后面,你放心,她挺好。”“他们不让我和你说话。”然后他站在原地大概有一分钟。他还想问,但是我特别紧张,脸特别红,他转身就走了。

  那是我和爸爸最后一次说话。所以现在就想,其实我应该多说些。当时我也害怕,担心我违反了纪律,以后再也见不着父亲了,毕竟我现在还有机会看见他。当时我紧张,并不是害怕我自己,我自己怕什么呀,我已经豁出去了,但就怕不让我再接近他。结果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第二天就走人。